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四老祖大搜第二妖角

政剑挥出,预告犬战起,不可回转。众人纷纷按胸嫉旧叨什,冲了上去。

梵天见赢政一剑挥来,知道针对的是自己,手中一翻,一个金色的,样貌有些像如意。但枝干比较细长之物,忽然迎向赢政。吠陀,梵天的法宝,吠陀。

吠陀之威,好似都集聚在顶端,吠陀顶端,对着赢政挥来之剑轻轻一点,在即将要塌陷的空间之处,忽然间,空间一定,继而,以吠陀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荡谦而开。

“叮绀”

诡异的一声脆响。吠陀应声而回,无名剑,也在这一撞之下,退了。

但是,赢政倾力一剑岂是那么好破的?虽然撞开了无名剑,但是,梵天身形,却走向后到退了十万里之多。

身形一定。梵天皱眉冷眼的看向赢政,而赢政挥剑,也快追了。

接引和准提。两个圣人,原本应该帮助梵天的,但是,就在刚才,二人身边,忽然多出了几人。

接引面前。多出了两个人,两个神之巅峰,接引虽然是圣人,但是,此刻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因为,在他面前的两人,却是本界天地的两名老祖,地火老祖,风水老祖。

通天教主,接引还是清楚的,昔日,诛仙剑阵之内,虽然仅仅是切磋而已,但是,当时通天教主一人,却是面对接引、准提、太上、元始,一对四,四个都是圣人啊。

通天教主实力母庸置疑,如此一个强大的人物,就是接引也自愧不如,但是,恰恰是这个。自己都自愧不如的强大圣人,却是败了,败在了一个神之巅峰的老祖手下。

老祖,天地间唯一让圣人畏惧的存在,一个冥河老祖就杀了通天教主,现在,现在两个老祖来对付自己?

地火老祖、风水老祖。

看着二女,接引不敢丝毫懈怠,身容大道,不敢踏出一步,因为老师曾说过,只要你在大道之内,就是老祖,也无可奈何。

大战一起。四方之人就分散而开战斗。

看着眼前的接引。烟如雪翻手一挥,星罗棋布骤然对天抛去,周天星斗大阵布展而开。

周天星斗大阵。天地第一阵。就是昔日东皇太一。也没有完全掌握,但是,烟如雪彻底掌握了,星罗棋布之中,自由大阵的一切轨迹,多年参悟,使得烟如雪将其挥的淋漓尽致。

周天星斗大阵。禁锢空间,禁锢内部一切,将内部一切都锁住,即便你有大道支撑,也给我禁锢定住,让你无处遁逃。

同时,周天星斗大阵,又分明星和暗星,又分别代表着风的力量和水的力量,也是风水老祖力量的源泉,在禁锢之间,罡风吹人神魂,弱水腐人一切。

至于小七,混元流星锤,就代表着巨力,一个内部充满了无尽的大地之力,一个皂面充满了强大的大火之力。在周天星斗大阵之中,毫无影响,一次次的与接引挥手而撞。

“安绀几”

接引四周的天地。早已破碎。也变成了虚空之地,但是,内部三人,却是完好无损。接引身容大道,好似一个不动天柱一般,任由二女各自使用属性法宝对其摧残。

大道轰轰直响。接引也不断反击,但是,面对二女的攻击,只能算是旗鼓相当。

远处,圣人准提。一开始还非常的自信,因为,自己所面对的,却是两个神境横峰。既然不是老祖,神境数峰又能如何?找死。

但是,当二女取出各自法宝的时候,准提也有些傻眼了感觉。

微微凸出大道的身形,迅又遁了回去,站在自己大道之中,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两物。

光明老祖的万形天池?暗噬老祖的虚空祭坛?

看到这两物。即便以准提圣人之躯,也不自觉的一个哆嗦。

光明老祖?暗噬老祖?不可能吧?

光明老祖和暗噬老祖化身成冥河老祖的女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们是男的。而且自己也见过二位老祖,这两女不是他们。

不对,不是万形天池,不是虚空祭坛。

待看清二女脚下之物时,准提眼中一亮,但,仅仅是一亮而已,转而就有换为不可思议了。因为,在洛神脚下的,和万形天池一模一样,不,好似那光芒比万形天池还要纯正一样。

甩了甩这不可思议的想法,准提手执七宝妙树。已经和阿鼻剑相撞了。

“妾”

四周空间一阵破碎,阿鼻剑撞开七宝妙树。

剑舞一剑之威,居然强大若斯,不。不是阿鼻剑之威,或者说不仅仅是阿鼻剑之威,阿鼻剑好似和剑舞脚下的祭坛联系在一起一般,源源不断浩瀚力量,好似就是从那下面传上来的。合祭坛阿鼻剑,全力一击。好似随时将准提撞出他大道一般。

另一处,酷似万形天池之物,更是恐怖。内部喷射出大量的白光,白光冲入大道之内,同时,这白光还诡异的有着一股拉扯之力,想要将准提拉出大道一般。

四周变为虚空,准提立于一大道之内。纠缠于二女,心中充满了担忧。一丝无名的恐惧,居然涌入心头。

另一处,六个神之数峰的修罗,围着神之巅峰的湿奴,让湿奴有种无比悲剧的感觉,六打一?怎么回事,师兄他们怎么没过来帮我?我一个神之巅峰,如何能面对六个神之巅峰的修罗?

殊不知,梵天、准提和接引不是不来帮他,是来不了,根本来不了。

最后一个湿婆,面对的虽然比湿奴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昔日,与羲和一人,就不相上下了,现如今。围着自己五人,帝俊、幽冥、菩提、沙加和羲和,每一个。都是不弱于自己,怎么会这样?

若是以往,五个围攻一个”就是帝俊等人再好的信心,也不屑为之。

但是,这是老师的命令,任何尊严。任何理由暂且割下,按照老师的吩咐行事。

所以,湿奴和湿婆二人,明显是处于一种极度郁闷的悲剧之中。

一起前往玄门之地,在原先金妾岛碧游宫处,半空之丰,此刻,正站着四个身影。

一身青袍,面容白哲的老者,眯眼看着下方,眼中闪过一丝叹息。玄门老祖,鸿钧。

对面,一身宽松的白袍,周身散微微白光的男子,男子面容之中。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一种慈爱的感觉。创门老祖,光明。

光明老祖身旁,却是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男子面容充满了网毅的感觉,皱眉的看向下方,毁门老祖,暗噬。

最后一个,却是原门老祖,奥丁。

“诸位,怎么看?”鸿钧轻轻开口道。

“是冥河,这气息,冥天的气息,肯定是冥河。”奥丁沉声道。

“但是,他为何会在此呢?仅仅为了灭金鳌岛泄愤?”光明皱眉道。

“女娲挑战南无,而冥河恰恰在这个时候出现。诸位能看出什么?”鸿钧笑笑道。

“冥河想让我们不要插手。”暗噬皱眉说道。

“不要插手,我们也不需要插手。但冥河既然担心我们插手,我想他为了引我们的注意,应该就在不久。会再出现的。”鸿钧面容一肃道。

“不错,而且,他出现,肯定在玄门。又或者更东方,原祖门之地。”光明老祖想了想说道。

“嗯,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静观其变?”暗噬笑道。

“等,终究处于被动了,我们应该同时搜寻,找到他,再拖住他,到时,我们四人,再一起将其禁锢。”鸿钧双目一凝道。

“好。”众人点点头。

“我着太上和元始,光明,你着耶和华,暗噬你着埃蒙,让他们四个圣人,随我们一起在玄门之地,还有东面祖门之地,甚至南面天门之地。同时搜寻。”鸿钧想了想开口道。

“嗯”众人点点头。

在四门老祖准备寻找妖角之际,在玄门北方,一座高山之巅,一脸邪意的妖角,忽然再度出现了,这就是之前覆灭金鳌岛的妖角。

妖角还是以前的妖角,但是,脸上却是无比的邪异,极度的邪异。

一脸邪笑,这个好似凭空冒出来的又一个妖角,双眼一眯,盯向了远处。

远处,一座山峰之数,乃是玉清之玉虚宫。妖角知晓,此刻的元始天尊,应该不在家,不在这玉虚宫。此刻,这个邪异的妖角,所要做的。就是覆灭玉虚宫,阐教总坛?十二金仙?已经死了几个了,剩下的。也死吧。

防:为新书长生不死,拜求推荐票。

办。!匆口旷印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四老祖大搜第二妖角
邪魔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