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七章 没完没了

吴文海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成都是他长大的地方,大街小巷不知道有多熟。这里的名胜古迹,这里的小吃大餐,都在吴文海的脑海中。甚至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想要去的地方。对于锦衣卫里那些第一次来到成都的人来说,吴文海当然是首屈一指的向导。

能够有资格让吴文海当向导的人并不是很多。韩风成天忙着帮辛弃疾征兵,早就累得叫苦连天,加上上次遇袭,大批部下受伤,更是没有什么游玩的心情!好不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闲,赶紧带着林珍、小舞等人,请了吴文海做向导,在成都府好好转悠一圈。当然,这一切都是韩大人自己掏腰包,绝对不做三公消费。

热闹的大街,各种各样商品琳琅满目,带着四川口音的店主们卖力的招揽生意。从街头到街尾,各种小吃已经填满了韩风的肚子,韩风满意的拍了拍肚皮,在吴文海的带领下,转过了另一条街道。

这儿已经围得人山人海,吴文海一蹦老高,往里边瞥了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哎呦呵,今天是个好日子啊,里边有花轿,有鼓乐手,想必是有人成婚。来,挤进来看看热闹,成都成亲的风俗和江南不同,让你们见识一下。”

蹲在路边屋顶上的一位少年,听见吴文海的话语,低头看了看这群穿着便装的男女,冷笑不已:“今天成亲的风俗的确不同,之前有人带着兄弟来抢程宣大人的小衙内程泰没过门的老婆,现在却是一群程府家丁围着一个老人家和一个中年人在打架……”

吴文海一听就乐了,对着韩风调侃道:“等我爬上去看看,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程泰在成都府是出了名的恶少,哪个老人家这么大的胆子,跟程府的人打架?”

说着,吴文海已经手脚并用,麻利的翻上屋顶,手搭凉棚,朝里边打得热火朝天的人群望去。只是这么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双眼怒张,几乎要喷出火来,空着的右手,拳头捏的紧紧的。

韩风看吴文海这般模样,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正要开口询问。忽然听见吴文海一声怒喝:“混蛋,居然敢打我爹!小爷要你的命!”

这句话落在韩风耳中,顿时一惊。吴曦可是四川最大的官儿了,居然有人在街上围着吴曦打……当下来不及说话,韩风急忙分开人群,快步朝人群中挤去。吴文海动作可是更快,顺着屋脊一溜烟朝场中跑去。

围观的人已经给场中让开了一大片空地,二十多名程府家丁前赴后继,勇往直前,朝着站在中间的两个人猛扑过去。程泰眯着眼睛,看着这两个人,心中不觉有些诧异。那个已经五十来岁的老头子,虽然老是老了,却一点也不糟,身材颇为高大,下手极狠,通常是三拳两脚就让一个程府家丁趴在地上。那个中年人下手更是歹毒,举手投足虎虎生风,就连下阴这样的要害地方,他也是想都不想就踢了……

要不是程府家丁人很多,差点就抵挡不住。饶是如此,二十多人现在已经趴下了七八个,余下的到处寻找砖头木棍,甚至恨不得拆了花轿,把轿子上的杆子拆下来当棍子用。

“打,给我打。最多打死,我兜着!”程泰恶狠狠的骂道:“两个不长眼的混蛋,居然敢管你家程爷的事……”

家丁们本来打得有些畏惧,他们在成都横行霸道惯了,曾几何时看到过这么能打的老人家?只是小主人就站在身边,要是自己出工不出力,以后也就没法在程家混下去了。只得奋起勇气,围着吴曦和辛弃疾两人大声叫喊,显得极为悍勇似的。

“兜你妈!”

一声怒喝,程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忽然间一道黑影从屋顶上猛扑而下,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程泰顿时站立不稳,和跳下来的那人一起摔倒在地上。只是他被压在下边,扑下来的汉子少说也有一百多斤,这一下压的他七荤八素,差点没背过气去,胸口剧痛无比,不知道是不是断了肋骨……

吴文海一记饿虎扑食从天而降,一举将程泰按倒在地上,翻身就骑在程泰的身上,一手按着他的脖子,挥起铁拳,照着程泰的鼻子,猛击一拳,大声骂道:“好小子,找死是吧!”

吴文海本来就是军中出身,家传武艺练的也是极为不错,当日在临安和韩风交手一次,还曾经得到了韩风的赞许。他的铁拳怎么可能是程泰吃得消的?一拳又一拳打下去,程泰那张小白脸顿时皮开肉绽……

吴曦正忙着跟那些家丁打架,忽然看到自己儿子杀入场中,一举将程泰打倒,忍不住赞道:“这孩子打架甚合我意,暗合兵法,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不枉我教导他一番。”

辛弃疾忍不住说道:“快别往你老吴家脸上贴金了……”

两人口中说着话,手下却是一点也不停,接二连三又打翻几个程府家丁。程泰虽然被打得头昏眼花,但是作为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代表人物,程泰还是知道正在打的人的身份——吴曦的儿子吴文海。

程泰费力的双手架住吴文海的拳头,裂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微弱的说道:“海哥儿,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打我作甚,我要告诉我爹去……”

“打的就是你。”吴文海再度提起拳头,又是一拳砸下,冷哼一声:“老子也出身世家,最看不得你这样的窝囊废,要不就仗势欺人,打不赢就回去找爹。小爷就算今天打死你,你爹也不会说半个字!”

韩风分开人群,好不容易挤了进来,林珍等人紧随其后,一看场中的局势,韩风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几乎连眼泪都快笑了出来。韩风等人一加入战团,围着吴曦和辛弃疾的程府家丁顿时作鸟兽散,这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抗,简直就是找虐嘛!

“别打了!”韩风走过去,拉住了吴文海的拳头:“他这样的公子哥,你多打几拳,只怕就打死了他。到时候,还得麻烦你爹,何必呢?”

吴文海缓缓收了拳头,一脸怒气的站了起来,看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程泰,忍不住又重重的踹了一脚,这才走开。

程泰不明就里,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一个劲的嚷道:“吴二郎,你打我作甚……”

吴曦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站在吴文海的身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因为我是他爹。”

程泰这一惊非同小可,称得上是吓得屁滚尿流。只因吴挺死后,吴曦之前一直在临安,程泰根本就不认识吴曦。没想到,今天自己喊着叫家丁往死里打的居然是四川第一号人物,想想吴家的权势和手段,一股冷汗顺着背脊流了下来,忙不迭跪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吴大人,吴世叔,小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世叔,求世叔原谅则个……”

“世叔二字可不敢当。”吴曦淡淡的说道:“你怕我追究你,告饶求情也很正常。不过,这件事,就算我想善罢甘休,只怕这两位都未必同意。”

程泰擦了把脸上的血水,呆呆的看着韩风和辛弃疾,喃喃问道:“不知道两位是……”

吴文海一把拽过程泰的领子,厉声喝道:“瞎了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了,这位是兴元军都统制辛大人,这一位是锦衣卫都指挥使韩大人……”

程泰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张口结舌,半晌不知道说些什么,四川最大的几位官员,今天居然都撞到了自己,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运气,只怕是天字第一号霉运。有心想要告饶,可看看韩风那张冷峻的脸和辛弃疾那看透世故的神情,程泰唯唯诺诺的支吾几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我老人家心情不错,懒得追究你。”辛弃疾看了看受伤的王东旭,吩咐道:“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给你,这门亲事就算了吧。你打伤他们,赔些医药费。”

“呸,我堂堂公差不稀罕他的臭钱。”王东旭厉声骂道。

韩风拍了拍王东旭的肩头,轻声笑道:“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了,我最喜欢敲这种人的竹杠。反正他的钱多得花不完,你不帮忙花点,他拿着这些钱也是去祸害。”

林珍吃吃笑道:“大人说得对,我看,程公子就赔个三五千贯吧。”

程泰顿时松了口气,只要辛弃疾、吴曦、韩风不跟他追究,就算是三万贯他也愿意赔偿。当即连声不迭的答应了。

“你是公差?”韩风皱了皱眉头,低声对王东旭问道。

王东旭点了点头。

韩风心中暗叹,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王东旭的公差只怕是当不成了。成都府活在夹缝中,打个比方,如果是成都市的一个警察,得罪了省军区领导的儿子,还大打出手。就算领导不发话,公安局长都不敢让这个警察继续干下去了!

“走吧!”吴曦率先扬长而去……

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程泰咬牙切齿道:“这件事没完!”
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七章 没完没了
南宋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