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五章 没白来

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赵扩有意要“升任”吴曦为兵部尚书的消息,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策划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向四川。朝廷当然是第一时间辟谣。包括右相韩侂胄在内的诸多大臣站出来纷纷表示,现任兵部尚书并没有告老还乡,哪怕是已经告老了,还有很多人有资格担任兵部尚书,并非只有吴曦一个人选。

但是生活就是如此,人越是担心什么,就越会害怕什么。吴曦自然不愿意回到临安,这样的消息对于四川的稳定,绝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这段日子来,辛弃疾没事就去找吴曦下棋,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辛弃疾的棋风颇为刚猛,加上吴曦有些心不在焉,几盘下来被辛弃疾杀得丢盔弃甲。这一句已经到了尾声,辛弃疾车马炮逼宫,吴曦若是挪出老将,就要和辛弃疾的老帅来个‘千里照面’了。吴曦怔怔的看着棋盘,呆了一会儿,把手中的棋子丢在棋盘上,懒懒的说道:“不下了,你也就是能找我这个软柿子捏了。”

辛弃疾哈哈大笑道:“你还是差点火候,我能做到胜不骄,你却做不到败不馁。”

“赢了棋的当然趾高气昂。”吴曦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遥望天边云朵,只见夕阳挂西山,红霞满天彩,心中抑郁之气略微消解。吴曦喃喃的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记得北伐的时候,韩风都还没有出生。我爹那时候担任川陕留守,跟你一样,带领一路兵马从川中出发,打得金兵闻风丧胆。现在韩风都快娶老婆生孩子了,我爹已经不在人世,那些老将们再要打仗,都不知道是不是打得动。”

辛弃疾嘿嘿一笑,和吴曦并肩站在一起,揶揄道:“别往吴家脸上贴金,你爹把金兵打得闻风丧胆?我怎么记得当年有个大将被一万五千金军包围,到处发求救信,要不是我老辛的飞虎军及时赶到,只怕那个大将当时就得交待在那里。”

吴曦勃然大怒:“这能怪我爹?我爹孤军深入,答应给我爹的后勤补给呢?答应给我爹的兵员补充呢?我爹带着四万兵马出战,人是越打越少,一个兵都没给川军补过。打完仗回到川中,我爹手里的兵还没一个统制多。”

想到那场北伐被朝中大臣拖了后腿,两人长长的叹了口气。朝中局势一贯如此,大宋有自己的国情,军队的开拔费,出战的后勤补给,各路人马的调控,赵家历代相传对武将的警惕都是这两位将军的心忧之处。虽然有韩风在上蹿下跳的忙乎,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廷的某些痼疾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

“别说这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了,看到韩风那个小子,我倒是很羡慕他,很像我年轻的时候,身边到处都有美女相伴。前些日子那个东果的阿倮,屁颠屁颠的跑来通风报信,我看啊,早晚都得是这小子的人。想起来户部郦尚书一向精明,这次果然不吃亏,算准了这小子将来能成大器,早早把女儿许配出去。将来就算韩风娶他十个八个老婆,郦君瑾也是大房,生下儿子也是嫡系。”辛弃疾调侃道:“每次看到那臭小子,我老人家都在感叹,女儿的年纪大了,哪怕现在再生一个,也来不及招他做女婿了。”

“总是听人说起辛大人最是好色,别以为我不知道。”吴曦轻声说道,一边回头看了看正在收拾棋局的侍女们,见她们好像没有听见自己说话,这才接着说道:“听我爹说,北伐之前,你和右相大人两个人,拉着我爹一起跑去看别人娶媳妇,装模作样的混进去喝喜酒、闹洞房。那天,就数辛大人闹的最凶!”

真是白天不能说事,吴曦的话音刚落,忽然从庭院之外隐约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吹打之声,鞭炮噼里啪啦的放着,这熟悉的音乐顿时勾起了两位私生活都不太检点的将军心思。辛弃疾和吴曦相视一笑,彼此脸上都是坏坏的神情,跟着又同时点了点头。

吴曦轻咳一声:“本官要和辛大人一起出去走走。侍卫就不用跟去了!”

亲兵们有些着急,大人要出门,居然不带侍卫,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要怎么办?再说了,就算吴曦不需要保护,那辛弃疾是兴元军都统制,又一把年纪了,身边不跟几个人能行?没等亲兵们提出抗议,辛弃疾就翻了翻眼睛:“当年万军之中,老夫都杀出来了,在自己的土地上,还怕什么?你们不要废话!”

两位便装打扮的川中高级将领,并肩走出了吴府后花园。他们穿着蜀锦长袍,佩戴着名贵的玉佩,手上戴着扳指,就像是两位富有的商人一般,笑呵呵的跟着娶妻的队伍走去。

新郎官志得意满的骑着高头大马,身上带着大红花。在他身后,八抬大轿颤颤巍巍的抬着新娘子,满街都是看热闹的人,想必是成都府的某位富人子弟成亲,所用的排场开支不小。绝非一般家庭能承受得起的。

两位大人说说笑笑看着迎亲的队伍,来到一间府邸之前,那里早已不知道围了多少人。辛弃疾和吴曦两个人累得满头大汗才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好不容易凑到跟前,就是为了看看新郎官踢轿门,顺便瞥一眼新娘子的模样。尽管是盖着红盖头,可是身形什么的却是掩饰不住。

“奇怪了,按照风俗,这会儿应该踢轿门了……”辛弃疾抓了抓下巴上的胡须,低声说道:“可是我看这轿子,像是要直接抬进门去似的。不妥、不妥!这里是正门,要是娶小老婆,肯定不会走正门。可是娶大老婆却不踢轿门,怎么都说不过去!”

吴曦正要说话,忽然肩头被人猛推了一把。吴曦只不过是年近四十而已,出身将门,自然身手敏捷,当即反手拉住推自己那人的手掌,顺势往前一带,将那人跌跌撞撞的摔了出去,那人连滚带爬,却是翻着跟头滚到了花轿底下。

“不知死活!”吴曦冷哼一声。从他身边接二连三抢过去几个人,看起来都是平民打扮,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显得多么富贵,却也不是穷苦人家穿得起的。几个都是年纪轻轻的汉子,有人回过头来瞪了吴曦一眼,却没过来找吴曦和辛弃疾的麻烦,都围过去将那顶花轿拦下。

“秀秀,我带你走,别怕!”滚到花轿底下的那个汉子急忙爬了起来,挡在花轿前。围观百姓顿时一片哗然,这成婚的日子是来抢亲了?

轿夫顿时傻了眼,新郎官没有来踢轿门就已经让他们很无语了。居然还冒出来一个抢老婆的年轻人来。八名轿夫抬着花轿不知道是应该进,还是应该退!

那几个年轻人快速冲了上去,为首一人一把掀起轿帘。围观百姓顿时又是一阵哗然,花轿里应该是一个女人,这没有错。但是这个女人是被绑在花轿里的……成都一年少说也有上千户人家嫁女儿,从来还没见过被五花大绑的新娘子!

“把他们打出去。”骑在马背上的新郎官怒气冲冲的喝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扛着。”

既然是要娶老婆,当然亲友团是少不了的,住着这么大的宅子,家里少说也得有二十来个仆役帮忙做事。新郎官一声令下,一群人立刻围拢过来。那几个年轻的男子马*花轿护在身后,之前那人已经钻进花轿里去给新娘子解绑去了。八名轿夫当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免得惹祸上身,撒腿跑到一边去了。

围住花轿的那几人倒也光棍,个个从怀里摸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当街而立,颇有几分古之侠客的意思。

而拉着新娘子从花轿里钻出来的那人却冲着四周抱了抱拳,高声叫道:“诸位乡亲,今日若是程府仗势欺人,无非就是拼个鱼死网破罢了。”

程府?吴曦皱了皱眉头,仔细打量着已经气得歪了鼻子的新郎官,低声对辛弃疾说道:“披红挂绿的,半天都没认出来,这儿想必是程宣为儿子新买的府邸。”

辛弃疾恍然,程宣是川中制置使,都督川中四路兵马。当然,大宋的官制很复杂,程宣在这里也不过是个光杆司令而已,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文官。吴家的人,一贯并不把程宣太当成一回事。此人官职虽然很高,在调兵遣将上的实权却是少的可怜。叶琛也是制置使,但是叶琛掌管沿江防务,权力可比程宣大得多了。

“该不会是强抢民女吧?”辛弃疾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从人群中冲出,上去就给了喊话的男人一个大嘴巴子。

“格老子,你还敢来缠着我女儿?看我不打死你个龟儿子。”中年人怒气冲冲的骂道。

“有戏看!”吴曦顿时就乐了。

辛弃疾幸灾乐祸的笑道:“没白来!”
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五章 没白来
南宋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