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六章 川中天下

人都有八卦的天性。尤其是在别人成婚的大喜日子里,看到有人抢亲,这么紧张刺激的事情,要是没有成百上千人围观,就太对不起专门来闹事的汉子们了。尽管,并不是一群爷们来抢新郎,但是男抢女这种传统戏码已经够大家伙儿津津乐道许久的了。

外围的老百姓已经围得人山人海,挤在外边的看不到里边的动静,恨不得爬到路边的屋顶上、大树上,踮着脚尖,伸着脖子朝里边张望。局势的确十分紧张,那几个来抢老婆的汉子围着花轿,一群程府家丁虎视眈眈,只待少爷一声令下,就马上杀将出去,将未来夫人重新抢夺回来。

紧张到令人窒息的局面,让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程家大少爷的颜面早就挂不住了,怎么说他也是衙内身份,怎么说他也是在成都府赫赫有名的纨绔子弟。今天是他成婚的大日子,可被人这么一捣乱,就算把眼前这几个人全都打死,自己也难免成了成都府的笑柄。

恨得牙痒痒的程家大少冷冷的叫道:“还不动手?让人看笑话吗?”

一群程府家丁立刻猛扑上去,双方扭打成一团。有人甚至摔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滚到辛弃疾脚下。老人家急忙退了两步,这才没有踩到那人。吴曦低声打趣道:“要不咱们赌一百贯?你说谁能打赢?”

“赌什么?看热闹最要紧。”辛弃疾话才说了半截,忽然闭了嘴,眼睛死死的看着场中。身边老百姓一阵惊呼,吴曦顺着辛弃疾的目光看去,不觉也呆住了。这两位都是上过战场的铁血男儿,死人当然是见过,断臂残肢也没少看到,只是一个人拿刀顶着别人的脖子,并没有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新娘子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新郎的身边,手里拿着一支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的匕首,顶在新郎官的脖子上。

“住手,不然我这一刀可就扎下去了。”新娘子急匆匆的叫道,看她的手势就知道她不会用刀,匕首拿在她的手中明显很不趁手,握柄的方式都不对。不过,只要她知道把刀刃搁在别人的颈部大动脉上就行了。

已经招架不住的抢亲汉子们早已被打得鼻青脸肿,这些只有些苦力气的汉子根本不是如狼似虎的程府家丁对手,就算他们带了一些武器,也不过三招两式就被打落在地,跟着就是一边倒的挨扁。

正打得起劲的程府家丁,忽然听见新娘子叫喊,转头望去,一个个下意识的收了手,毕竟小主人被人拿刀顶着脖子,要是出了意外,自己可担待不起啊。

抢亲那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用占满灰尘的袖子擦去嘴角的血迹,他的嘴唇已经被打破,高高肿起,腮帮子鼓得就像含了个核桃,说话都有些不太清晰似的,但是他依然高声叫道:“诸位乡亲们,我王东旭有天大冤情,只能走这一步,天日昭昭,我就不信这大宋的天下还能没天理了?”

辛弃疾和吴曦笑呵呵的听着这个叫做王东旭的汉子讲述他的冤情,不由得会心一笑,这种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在吴曦和辛弃疾的眼中并不算是太大的事情。

王东旭是成都府的一名公差,和今日要出嫁的秀秀姑娘本来是青梅竹马长大的玩伴。在一起久了,渐渐就有了感情。秀秀家里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按说王东旭好歹也是吃皇粮的公务员,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不想有一天,程宣的庶子程泰偶遇秀秀,一见之下就惊为天人,随即穷追猛打。

原本秀秀家中已经答应了王东旭的求婚,秀秀父亲看到是程宣的儿子派人来提亲,当即十分果断的毁掉王东旭婚约,要答应程泰。不过,程泰好歹也是官宦人家的子弟,程宣怎么可能跟老百姓做亲家?程大人不想同意这门亲事,耐不住小儿子的软磨硬泡,气得索性今天小儿子成亲,也不来出息。

但是秀秀死活都不愿意嫁给程泰,成婚这日子,是几个膀大腰圆的彪形大女,将她按住,强行换了喜服,随即绑在花轿里,便朝程泰的宅子抬了过来。这一切,秀秀的父亲都看在眼里,可他还是对女儿说:“将来你就知道做爹的是为你好,能够嫁到程家是天大的好机会,不知道多少女子做梦都想嫁过去……”

王东旭一怒之下就约了几个平日里关系不错的江湖汉子一起来抢亲,可是寡不敌众,被程府家丁打的头破血流,混乱中,已经松了绑的新娘子,捡起他们被打落在地上的匕首,假意逃到程泰的身边,挟持了他……

这些事儿,在饱经世故的吴曦和辛弃疾眼里,简直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屁事。无非是一个嫌贫爱富的爹,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和一个豪门公子的故事,从古到今,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实在难以激起两位的同情心,尤其是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尊的时代里,秀秀应该嫁给谁,决定权,理所当然的应该在她父亲的手中,这个观念,至少九成以上的人,都是认同的。

“要是韩风在这里,他肯定会管这闲事。”辛弃疾微笑着轻声说道。

吴曦赞同的点了点头,附和道:“其实程泰应该庆幸,我们两个出来看热闹,没有带着韩风,要不然现在拿刀顶他的,就应该是韩风了。”

两位大将相视一笑,心中暗暗庆幸没有带着韩风这个天杀星出来,不然的话,看热闹的好事,随时会变成一件血案。不仅仅是韩风的仇人觉得他是‘杀人王’,就连一向嗜杀的辛弃疾,也觉得韩风的手下,能够留条命实在是太罕见了。

王东旭大声诉苦,围观众人中也有同情其遭遇的,议论纷纷。人群中一阵低沉的声音如群蜂飞舞,听不清楚。但是秀秀已经是泪流满面……

“糟糕,这个女子实在是太没有对敌经验了,这时候怎么能哭?”辛弃疾一看她眼泪直掉,就知道不妙,大手狠狠的在大腿上拍了一记,啪的一声脆响。

吴曦惨叫一声:“哎呀,你拍我的大腿做什么?”

果不其然,女人只要一掉眼泪,马上就会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更要命的是,女人往往会不分场合掉眼泪,一到伤心处,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控制着程泰,才是整个局势得以平衡的关键之处。

程泰虽然不是什么好手,但是人被别人挟持的时候,总是在寻找着每一次可以反击的机会。秀秀这么一哭,手中的匕首不自觉的离开了程泰的脖子,虽然只是不到一寸的距离,但是程泰已经猛然出手,大力握住秀秀的手腕,用力一挣。

一个小小女子,怎么能顶得住成年男子全力一挣,手腕当即脱臼,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王东旭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扑上去救人,看到有机可趁的程府家丁就已经猛扑上来,将王东旭等人阻隔,拳打脚踢起来。

程泰自幼在家就是娇生惯养,从来没有人敢碰他一个手指头,就算是程宣气急的时候,最多不过骂几句‘忤逆子’,今日居然被一个女人拿刀顶着脖子,简直是奇耻大辱。气急败坏的程泰转身飞起一脚,脚掌重重的踹在秀秀的小腹上,弱小女子顿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扬起的灰尘迷茫了秀秀的双眼,模糊中只看到程泰的大脚朝着面门飞来,她下意识的抬起胳膊去挡,那一股带着愤怒的力量,几乎将她的胳膊踢断。没等她反应过来,程泰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几乎拽着头发,将她拖翻在地,一脚脚踹去。

王东旭急红了眼,拼命想要冲过去,却被几名程府家丁拦住,打得招架不住。

“我老人家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当街打女人,多么煞风景!”辛弃疾悠悠叹了口气,缓步走上前去,拍了拍正在对着秀秀拳打脚踢的程泰,沉声说道:“她是个女子,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对着她拳打脚踢的,像话吗?”

“本少爷的事,要你管?”程泰霍然转身,恶狠狠的瞪着辛弃疾,满嘴口臭喷的辛弃疾几乎想捂住鼻子:“死老头,给我滚到一边去,不然连你一起打。”

辛弃疾本来就是个爆裂脾气,闻言就一卷袖子,作势要开打。却是吴曦快步赶上来,拉着辛弃疾的胳膊,微笑着劝道:“算了算了,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程泰只道吴曦这番话是对自己说的,当即冷笑道:“本少爷当然不会和这个死老头一般见识,快滚。”

这一下,就连吴曦的面子也挂不住了,这两位都是跺跺脚,整个川中都要抖一抖的人物,却被一个纨绔子弟如此无视。吴曦冷冷的说道:“小子太嚣张了,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都快忘了川中可不是姓程的天下。”

程泰昂起头,骄傲的说道:“难道是死老头和你这个小胡子的天下?”
第七卷 直捣黄龙 第三十六章 川中天下
南宋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