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弘武造灾

秦峰调集一万狩猎能手士兵,从红海北边上船,来到红海中部海岸下船,这就秘密绕到了底比斯的背后。

由于罗马总督恺撒,将所有的物资和埃及奴隶全部集中在了底比斯防线,以至于地方上只剩下些深山老林之中的土着,因此秦峰的军事行动十分秘密的进行。

由于异域作战,秦峰和他的将士们多走了一些路。因此,当他们奔跑在东非大裂谷上的时候,见识到了尼罗河第一大瀑布的壮观。

这第一大瀑布到尼罗河三角洲,就是典型意义上的埃及文明所在地。

当他们下来后,迎接他们的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就遭了秧。

虽然秦峰多走了一个月的路程,但是也没有白走,抓住的动物不计其数。以羚羊类的居多,最后绳索都不够用了,只能是搓树藤啥的当绳子,挨个脖子上套,一赶就是一大群。

秦峰带着他的将士们,犹如狼群过境,所过之处,中小型食草动物绝迹。

公元222年1月,秦峰来到了位于底比斯南部二十公里的尼罗河南岸密林当中,建立了营地。

这一日,明媚的阳光穿过树木冠,射入密林之中。秦峰带着老贾诩和庞统,在典韦、许褚的保护下,来到了尼罗河岸边。举目望去,就见五里宽的尼罗河上,无数宽大的木筏连接起来形成了一座浮桥。这可是一万大秦将士,日夜苦干的成果。

此刻,数千战士站在浮桥之上。由于处在尼罗河水位最低的月份,流速平缓水量少。因此十分安全和稳定。

一个战士,抓住一只羚羊。这些野生羚羊十分有劲,但在勇士手中犹如小鸡子一般。

“敬礼!”

数千将士见到皇上来到,急忙转身,一手敬礼,一手提溜着羊头。

秦峰急忙立正,还礼。老贾诩他们也是急忙还礼。

秦军皆用现代军礼。

老贾诩旁的庞统,见到贾诩手背向外,放在了右眉毛边上,就乐了。道:“大叔,你的手错了!”

“哦~哦!”老贾诩十分尴尬,急忙手心向下,放在了右太阳穴上,脸红道:“岁数大了,哎……。”

老贾诩转得快,但秦峰还是看到了,心道:“贾诩军师这手背向外也不错,整的跟美国大兵一样。”

贾诩岁数大了。七十一了,可以告老还乡了,还在跟随弘武大帝南征北战发挥余热。弘武大帝特别过意不去,道:“文和。帝国胜利了,回去了,朕就风风光光让你告老还乡。”

庞统一听大喜。眉毛一阵乱跳中,心说我可算是熬出来了。大叔走了,我就是次辅。过两年徐庶他们也就告老还乡了,那我就是首辅了。哈……。嗯,功课也不能松懈,将来就要靠本首辅帮助皇上治理世界了。

老贾诩吓了一跳,当时就跪在草地里了,呼道:“皇上,老臣这身子骨硬着呢,还能再干他十年二十年。”

秦峰十分欣慰。因为大秦有华佗和张仲景两张保命符,保的弘武大帝不错,保的弘武大帝的名臣良将也不错。

哎呦呦!庞统心里一阵抽搐,心说你老再干二十年,本军师还混个屁啊。他急忙走出来说道:“皇上,这一段时间贾诩军师的精气神的确不必以前了,臣看不用等到胜利了,今天就让他坐船回后方吧。”

“哎呦……。”庞统便感到腿一软,跪在了秦峰面前,原来是贾诩一拳头砸在了腿窝中。

秦峰看在眼里,哈哈一笑,瞬间就拉了脸,道:“精诚团结。”

“是是是……。”庞统和贾诩一起抹汗。

秦峰这才满意,转身道:“开始放血吧。”

典韦大嗓门,呼道:“皇上有旨,开始放血。”心道:“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圣谕。”

于是乎,五千大秦勇士,拿出了匕首,这边在羚羊脖子上一划拉,呲呲的血就冒了出来。

这一百斤的人,有八斤血,一百斤的大肥羊,血也少不了那里去。一时间,五十万斤血就到了河里,那比染料染的都快。河水立刻就红了,虽然远去后淡化了一些,但那也是红了。

秦峰大喜过望,一拍巴掌,“血水灾,成了!”

只见遭了另外灾难的大肥羊们,一个个失血死去。然而也不会浪费,晚上就可以炖羊肉,烤羊肉啥的了。之后,岸上的士兵和浮桥上的士兵合作,依次递送活羊的同时,又将死羊撤出来。

庞统摸了摸朝天鼻,挡住了老贾诩,先说道:“皇上,这不到一炷香就是一只羊,咱们的储备很难支撑啊。”

秦峰想想也是,琢磨了一下道:“也不用杀死,口子拉小一些,每天放血,应该能够坚持七八天。这河水带红就行了,主要是死鱼有震撼力。”

“皇上圣明!”

于是乎,大秦将士改变了策略,不割羊脖子了,改割羊腿,放一阵子就换一只,轮流放血,支撑下去不在话下。

“放毒!”

一声令下,士兵们就将胡明医政配置的药剂,倒在了河流之中。只是几息之间,大面积的鱼类就浮了上来,全部玩完了。秦峰望着那些罗非鱼、鲈鱼唏嘘不已,“可惜了。”

这水是流动的,流到那里就毒到那里。大自然的稀释下,不至于毒遍整个尼罗河,但十几二十几公里是没问题的。

一时间,大量的死鱼混合着红色的河水,向下流而去。

而大秦将士,日夜不停,放羊血、毒鱼。

另一方面,埃及女王菲提亚带着她的大祭司伊姆顿和忠心的战士,乔装成奴隶,混入到了底比斯内部。埃及被罗马奴役了二百多年,女王和大祭司的先辈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复兴埃及的活动。虽然在强大罗马的压制下效果不明显,但在各地也有秘密据点,这底比斯内也有据点。

很快,一个震惊埃及人的消息就在底比斯防线内部流传开来,“来自东方的弘武大帝,乃是诸神中的一员。是海水之神努的长子,第十柱主神,埃及新的至高神——父神。”

“多少万年以来,父神一直统治着东方世界。而如今父神奉海水之神的神谕,来到了埃及,解救埃及子民与水火之中。”

“神没有放弃我们,追随在世的父神弘武大帝,就能够翻身做主人!”

埃及人被罗马统治了二百多年,一代代洗脑为奴,二十几代过去,都麻痹了。埃及人不相信,他们认为神已经抛弃了埃及。其实伊姆顿和女王也不太相信,只为那一丝飘渺的希望而努力。

随着新的宗教寓言出现,埃及老人最先开始相信,在他们的影响下,年轻人也开始有那么一点相信了。这来自于苦难之人需要信仰,为那一丝飘渺的希望而相信。

父神是公开布道流传的,看到有效果,菲提亚女王和伊姆顿大祭司心中的希望值提升。他们更加大力宣传起父神,便依照父神的神谕,秘密让子民收集水,日间少吃东西,储存下来了粮食,又开始收集药草。

伊姆顿大祭司每天晚上都对信仰坚定的老人们传道,告诉他们,“父神会展示神迹,对罗马人降下天罚灾难,信父神者,死后得永生。”

之后,老人们回去,就传道给子孙。

“神迹!”埃及人开始期盼。

罗马人得知埃及又添神了,莫名其妙,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父神秦?得到消息的恺撒嗤之以鼻,道:“一定是埃及人乱搞出来,自己安慰自己的。只要他们好好干活,别搭理他们。”

“神迹?哼~。”啃着羊腿,喝着美酒的恺撒充满了不屑,对手下道:“别拿这事堵心,别说没有神迹了,若是真有神迹,你们操碎了心,也挡不住神。”

罗马将士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乎不在自己给自己添堵,反而是将精力用在了更加奴役埃及人上。每日鞭打埃及人做工,为自己建设要塞,制造武器。

埃及人因此更加受苦,并在父神的希望前,期望值不断增加着。

这一日,底比斯防线内,尼罗河北岸,打水的菲提亚女王和大祭司伊姆顿,带领亲随走出帝王谷,来到河岸边。

伊姆顿说道:“女王陛下,子民的信仰在恢复,若是真的有神迹出现,臣相信,子民一定会与罗马抗争。”

对于如今的埃及人来说,那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就是神迹就是父神的天罚。父神的神迹出现,就能够击碎埃及人心头的枷锁,让世世代代被奴役的埃及人,重新获得反抗的勇气。

菲提亚女王弯下腰,捧起尼罗河水,洗了把脸。起身的时候,就见自己的大祭司呆呼呼的。作为一名流亡的女王,就靠身边忠心的随从了,她时常赞扬,道:“这一段时间,大祭司辛苦了。”

若是平常大祭司一定会亲吻女王脚前的土地,而这一次,大祭司傻乎乎的看着远方。

“大祭司?”女王皱眉道。

“神迹,天罚!”大祭司伊姆顿清醒过来,变的异常亢奋激动,扑通就跪了,手舞足蹈,撕心裂肺的大叫,歇斯底里的状态咆哮,“血水之灾,伟大的父神,您的荣光照耀整个埃及!”

当红色的河水流过来的时候,美丽的女王震惊了。紧跟着,受惊女王,和所有人都跪在了岸边,带着异乎寻常的震惊和敬畏,大声赞美着伟大父神秦的名。(未完待续。。)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弘武造灾
三国之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