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昆仑

长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然而来不及擦掉嘴角的血迹,长生就不管不顾的破关而出,直接朝着不远处的洞府疾驰而去,一个简单的手势,有着层层防护阵的洞府就被他暴力的破开。

漫天飞尘中,一个身影狼狈的出现,脸上带着压制不住的怒色:“是谁?”

待看清长生的身影,木浮生脸上的怒色依旧没减分毫,只是勉强压制住运转功力的手,“你疯了,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在闭关冲击——”说道这儿,正好看见长生嘴角的的血迹:“失败了?走火入魔?”语气怎么听怎么有种说不出的幸灾乐祸。

“你答应我她会平安终老,寿终正寝,为什么?”最后一个字说完,有巨大的植物在他的身后飞速的迎风而长,充满无边的戾气。

“生老病死,大道始终,本就自有规律,便是我等,亦避免不了有身死道消的一天,你若是一直看不透,何谈问鼎大道的一天?”木浮生无视眼前此刻如妖似魔的长生,冷酷理智的开口。

听到木浮生冷漠淡然的话,长生眼中浮现血色,“不是你,你当然可以说得道貌岸然。”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要她好好的,即使在他漫长的一生中,这点时间依旧如此的微不足道,即使她不认他,他不能陪在她的身边,可是总是在这一片青天下,他要她活着。活着就好!

“你想要逆天改命,由道入魔吗?”

大境边境

战场上,两军对战。势均力敌,不分胜负,龙惊风收回目光,看一眼旁边愈加冰冷没有一丝凡人气息的龙寒远,心里叹一口气,没想到皇后真的敢动手,而蒂皇妃竟然真的死了。

想到那日收到京城的消息。蒂皇妃被鸩杀,主上冰封流云宫十日,皇后生死不明。龙惊风再次深深的叹一口气,这场战争结束后,京城怕是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正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阵动静。有什么被递到龙寒远的手中。一刹那,龙寒远身上的气势更加凛冽冰冷,还没等龙惊风反应过来,身旁的一人一马已越过他。

“陛下——”龙惊风赶紧追随而出。

龙寒远不管不顾,身上的气势无人可挡,冲入交战的千军万马,算好距离,手中瞬间凝聚无数的寒冰之气。直斩对面的主帅位置。

在一片慌乱大叫中,龙寒远漠然调转马头。正好对上追上来的龙惊风:“陛下——”

“回京!”龙寒远的眼眸像是结了厚厚的冰层,只一眼就让龙惊风如坠深冰,阴冷无比。

用最快的速度风尘仆仆的回京,看到龙寒远回的地方不是皇宫的方向,而是帝陵后,龙惊风隐隐明白了什么,是啊,从很早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了,能让主上如此失态的,除了蒂皇妃,恐怕就再也没有别的人和事,只是蒂皇妃既然都进了帝陵,龙惊风正疑惑间。

就看见龙寒远冰冷寂寥的从帝陵走了出来,龙惊风正要走进,却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主上——”龙惊风讶异失态的喊道,龙寒远上一刻还乌黑的发丝此刻竟然寸寸雪白,竟是一夕白头,不对,一刻白头。

流云宫外

龙惊风望着憔悴不良与行的雍容女子。

“风侍卫,请你为本宫通报一下,就说本宫有事要见陛下。”

“皇后娘娘,陛下正在处理政务,吩咐了谁也不见。”

“你再问问……”慕容氏不甘心的开口。

“皇后娘娘恕罪!”龙惊风低下头。

“你——”慕容氏下意识的想要出口斥责这捧高踩低的奴才,可是想到什么,终于忍下来,幽怨的开口:“本宫知道陛下恨本宫,可是本宫当时也是不得已的,况且陛下也惩罚了臣妾,臣妾也付出了代价,陛下还要臣妾怎么样?就算陛下恨臣妾,然陛下,我们的孩儿是无辜的……”说到这里像是再也忍不住悲伤,眼含希冀的望着宫门的方向,可半天,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出来,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慕容氏终于掩饰不出失望,再等了一会后,终于还是默默的离去。

慕容氏刚离开,流云宫就走出一个小内侍,龙惊风看了眼不见身影的皇后仪仗。

“风大人,陛下让奴才告诉您,陛下准备不日发兵昆仑。”

“什么?昆仑?”龙惊风片刻失态。

“回大人,是的。”小内侍波澜不惊的回道。

龙惊风收回失态:“我知道了。”

数日后,大景发兵昆仑,天下皆惊。

昆仑脚下,龙寒远坐在马背上,对着旁边仙风道骨的中年人开口:“道长,请——”

中年道人也不推诿,直接走出,运转灵力对着云雾缭绕的山脉开口:“蓬莱来客拜会昆仑掌门!”

就在中年道人话落,云雾缭绕隐隐散开,却并没有人出现,只是一个声音回道:“蓬莱昆仑自古和平相处,本座如今正在闭关之中,就不相见了。”

中年道人正要再说什么。

“朕知昆仑修仙之地,不染尘世是非,可朕之皇妃如今就在昆仑,还请掌门行个方便,让朕带回皇妃。”话落,有恢弘的气势直射云霄。

“咦,竟然是真龙之气——”

听到那空无之中近了几分的声音,龙寒远神情冰冷,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旁边的中年道人有些忍不住紧张的蹙眉。

“罢了,此事却是我昆仑之过,既然如此,本座就让人给你个交代。”说完,那个声音消失,不一会,云雾缭绕彻底的散开一条通道。有一个少年的身影自高处走来,明明他走的不是很快,却转瞬就出现在了龙寒远的面前。

看到这个少年转瞬就从昆仑之巅来到众人的面前。中年道人眼中忍不出的惊骇,瞬间又压住心底的惊骇,不卑不吭的准备走到龙寒远的身前。

“是你带走了朕的皇贵妃?”龙寒远并没有退,冰冷平淡的开口,那一身的气势更是冰冷慑人。

“是我又怎么样?”长生也盯着龙寒远,不退不让。

“交出朕的皇贵妃,朕可以给你留个全尸!”听着长生桀骜不驯的回答。龙寒远身上的寒气惊人,冰冷无比的说道。

“小爷不交,你来当个全尸让小爷看看——”长生针锋相对。一个简单的手势,少年本来模糊的面容瞬间展露在众人面前。

“吸——”有倒吸一口大气的声音。

在看清少年那张脸的片刻,龙寒远身上的冰冷不自觉的收敛,直视少年那张熟悉艳若昭阳的脸:“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不想要也不愿意要的。你不是应该早就知道了——父皇陛下——”

听到最后那几个字。龙寒远忍不出后退一步,看在长生的眼中,直视嘲讽的对他一笑:“爷是顾长生,你那些珍贵的东西,爷不屑要,爷的娘亲也不稀罕,你滚吧,以后不要让爷再看见你!”说完。转身,身影瞬间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

那日。大景倾国之力围攻昆仑,那日,大景突然收兵,那日昆仑禁地,有人妄动昆仑神镜,逆转时空,遭天降神罚!

流云宫

进进出出的人中,多是和尚道士,后来竟然还有喇叭,再后来,更是形形色色奇奇怪怪。

有谣言开始流传,陛下是在两国交战,千军之中取敌方首级,虽然成功了,陛下也受了极重的伤,后来围昆仑,就是为了求取神药,昆仑自古神仙圣地,然而谁也没有见过神仙,昆仑更是终年云雾缭绕,如今陛下不出,应该是神药没有求到,估计大景这是要变天了。

刚开始,谣言只是小范围流传,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龙寒远却始终没有出现,而在此时,龙惊风有一日突然出现在朝堂上,宣布了圣旨,太子执政,几个老大臣静默不语后,更是证实了陛下龙体重伤的谣言。

流云宫中,白云悠悠,与世无争,前朝上,由于龙寒远的久不复出,太子执政,却毕竟资历浅显,又没有龙寒远的亲卫相随,皇室中,有看出些什么的人开始野心浮动,虽然碍于龙寒远不敢做什么大动作,然而小动作开始频繁,太子的日子苦不堪言。

流云宫里,慕容氏终于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本来幽怨凄苦愤怒的表情在看到墨衣白发冰冷不似凡人的龙寒远后全数化为惊愕。

“陛下,您——”

“你来干什么?”龙寒远背对着她冰冷开口道。

关心的话被这样冷漠无情的打断,慕容氏压下去的愤恨又浮上来:“臣妾来做什么?臣妾是陛下的结发妻子,就算臣妾做错了,臣妾现在也付出了代价,陛下当真要置臣妾和太子与死地吗?”

“朕悔了。”听到慕容氏的话,龙寒远依旧没有回头,望着虚空,自语的说道。

这句话却彻底点燃了慕容氏的恨:“陛下是悔当初娶了臣妾吗?就因为一个顾青瑾,臣妾也悔了,悔在当初就不该让那个贱*人进门,如果当初臣妾心狠一点,果真是妖*女祸国,陛下定时被那个妖*女迷惑了,不过会好的,那个妖*女已经死了,陛下也会慢慢好起来的,等到陛下清醒——”

“滚——朕会给你你想要的——”龙寒远背对着慕容氏缓缓闭上双眸。

语落同时,从外面走进两个侍卫,迅速抬着慕容氏走出去,慕容氏一边在特制的座椅上挣扎,一边状若疯魔,边哭边笑:“她已经死了,妖*女不再了,陛下会明白的——”

初夏

一室洁白,一室静谧,温暖的风透过窗户溜进来,掀起素色的窗帘,同时让阳光洒落进来,如玉般落在床上静静躺着的人影身上。

长长的睫毛开始颤动,床上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的迷茫过后,看到外面正好的阳光,心情说不出的愉悦,她从床上起来,拉开挡着阳光的窗帘,深深的伸个懒腰,正要满足的喟叹,身后传来房门开启的声音,她迅速的转过身,对着推门而进的中年美妇充满依赖的喊道:“妈妈——”同时附赠一个大大的笑颜,精致艳美的容颜在这个笑容下更是有一种我花开后百花杀的绝美之姿。

“瑾瑾——”看到倚窗对自己笑的灿烂的女儿,中年美妇却忍不住激动的留下泪水。

大景

睿帝龙寒远与流云宫中留下传位太子四字后突然失去踪迹,众人苦寻半月未果,在几个老大臣的扶持下太子登基,然太子年少,不压众,皇室内乱,太子被心腹之人鸩杀,太后慕容氏亲眼看到被鸩杀的儿子晕阙,醒来后便开始疯言疯语。

后,太后慕容氏一支被不知力量诛杀。

现代,半年后

顾妈妈看着鲜活靓丽的女儿,不放心的开口道:“瑾瑾,要不就不要去上什么班了,就算你一直在家呆着,妈妈也养得起你——”

“妈,我知道你不放心,可之前不是意外嘛,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妈妈,你就不要担心了,有句话不是说那个什么必有后福吗?”

“呸呸,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妈,我错了,我——”

“好了,孩子有想法你就应该支持她,再说她这么年轻,整天呆在家里闷着也不好。”顾爸爸从报纸中抬首帮着一直给他使眼色的女儿开口道。

听到顾爸爸的帮腔,顾妈妈狠狠的瞪一眼顾爸爸,转过头继续对着女儿开口:“我倒不是反对你去上班,不过也不用去别人家,可以去你哥哥的公司,又有人照顾又轻松……”

“我倒是想去帮哥哥的,可哥哥公司不是和我的专业不对口吗,好了,妈,我得赶紧走了,不然就要迟到了,今天可是第一天上班。”说着就往外面走。

“那你路上慢点——”顾妈妈看着女儿的背影不放心的叮嘱。

“知道了。”

顾瑾站在路口,焦急的看着手腕上的时间,刚刚在家里安抚不放心的妈妈,出门就有些晚,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快要迟到了,自从两年前那场车祸,她妈就好像惊弓之鸟,亏得今天早起了一个小时,结果还是——

正在这个时候,看到对面的等快要绿了,顾瑾迫不及待的迈出脚步。

“吱——嘎吱——”

顾瑾侧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

“小姐,哦不,姑娘,你没事吧?”司机赶紧下来,看到顾瑾精致美丽的脸有片刻失神,又迅速回过神来,“要不我送您——”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家冷漠寡言的boss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能起来吗?”

一个冷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顾瑾抬头,看到那张脸,不知怎的,有莫名的烦躁生出,不过良好的教养让她压住了这股烦躁不适。

错过那只手尝试着自己站起来后,缓缓动了动两只脚,没有刺痛的感觉后,对着那个第一时间跑下来的司机开口道:“谢谢,我没事!”说着就要穿过马路。

身后有一只手却拉住了她,顾瑾忍不住皱起好看的眉毛,却听那人冰冰凉凉声音:“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还有,我叫——韩远!”(未完待续。。)
番外
重生的穿越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