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世事难料

何进疯了吧?

张煌的心中充满了震惊与困惑。

第五宫元那是什么人?那是方仙道的掌教、大汉朝的国师,看似年轻却确确实实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拥有真正的半仙之躯,是目前整个玄门道家界的第一人。

而何进只不过是一介凡俗子弟,尽管目前在大汉朝廷权势滔天,堪称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即便如此,真能跟第五宫元相抗衡么?

还是说,这其中另有隐情?

张煌将困惑的目光望向了董卓,缄口不言等着后者的下文。

果不其然,董卓喝了一口茶水后,慢悠悠地解释道:“此事我所知亦不详,然大致如此:大将军欲主持军方,却不想反而为人做嫁。”

说着,董卓详细地向张煌解释了一通,只听得张煌暗暗称奇。

原来,何进大将军自“黄祸”爆发之后在朝中的威信与权柄便与日俱增,天子更册封他为慎侯,再加上他国舅与大将军的身份,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个“非高祖遗留不立王”的年代,他的地位已升到了顶点,除非他想效仿王莽,否则已升无可升。

窃国篡位,何进是不敢的,并且他也没有这个想法,毕竟屠户出身的他很感激刘宏,因为没有刘宏宠爱他的妹妹何美人,何进就不可能在壮年就坐上大将军的位置,手握数万雄兵。

再者,他的妹妹何美人已诞下一子名为刘辩,是大皇子,在这个讲究长幼有序的年代,大皇子就等同于太子,是日后的国君。何进怎么也不可能跟自己的侄子去争,而且还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因此,何进便将目光投向了他尚未完全掌握的军方上。

马、窦、阎、粱、班、刘、朱、孙、皇甫、段、张。诸多的势力在军方门阀林立,别的不说,单说皇甫嵩、段颎、张奂这个“凉州三明”的组合,那可都是虎将迭出的军方望族出身。论排门槛高低,即便是袁绍、袁术这样“四门三公”出身的,在军方也不够看的。

因此,即便是目前如日中天的何进大将军想要完完全全地控制军方,那也是十分困难的。

但是,“黄祸”期间发生了一桩事却给了何进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就是董卓暗地里联合张煌将前往围剿冀州黄巾的北军给坑了。致使威名远播的“北军五营”名存实亡,整个军方体制上下颜面俱失。

这个时候,何进麾下假司马伍宕便向何进建议:由何进出面主持北军重建的事宜,以此提高何进在军方的威望。

然而又有人建议说:南、北两个军团享有百年盛誉,况且其中又包括虎贲军、羽林军这种青史留名的军队,何进大将军就算做得极好,也超不过先人,不如另设编制,新建军队。

何进一听觉得有道理。要知道南、北两个军团的编制那可是汉朝的传统,虽然大汉朝中途遭逢了王莽之乱,但军队的体系则仍旧被光武帝刘秀沿袭了下来。

换而言之,何进就算在这方面做得极好、极出色。在南、北两军的威望注定也不会超过卫青、霍去病这种青史留名的传奇大将军,或许连窦武、粱冀也难以越及,注定会被先辈的光环所覆盖。

而唯一的破局办法,就是抛开南、北两军的体系。另设编制、重添一军。只有在如同白纸一样的新军,何进的所作才会成为不褪色的卓着功勋,供后人瞻仰。

何进听了这个建议怦然心动。要知道他虽然是不可一世的大将军,但是他的处境却十分尴尬:在“凉州三明”的威望笼罩着整个军方的当下,他一个外人传言中凭借妹妹得宠于天子而上位的裙带大将军,威信还远不如皇甫嵩。

但是如果它能促成南、北两军合二为一,或者另外设立编制重新创建一支军队,极有可能他的威望会在军方迅速高涨。

于是乎,何进大将军开始行动了。当然,他不会主动出面向天子呈请整顿军方的事宜,毕竟这种事由他开口容易落人口实,他需要找一个能替他开口的人。

本来扫平了黄巾军的皇甫嵩会是何进最佳的人选,但很可惜,皇甫嵩是皇甫家的人,兼之风头、名气又远在何进这个大将军之上,何进打压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让皇甫嵩再有冒头的机会。

后来,何进看中了荡寇将军周慎。

荡寇将军周慎曾先后在段颎与张奂的手底下任职,在军方也有一定的知名度,由他开口要比何进自己开口好得多。

问题是,荡寇将军周慎的威望也远不及皇甫嵩,万一皇甫嵩反对的话,相信军方大半的人都会支持皇甫嵩。

而这个时候,西凉之乱爆发了,何进大将军趁机便将荡寇将军周慎塞到了西征的军队中,并且替他博了一个副帅的职务。何进希望周慎能在这场战役中大出风头,以方便他随后为周慎造势,提携他上位。

要知道这种动辄侵害一个州规模的叛乱若是能顺利剿灭,一旦天子封赏起来,主帅张温与副帅周慎只有**能捞到一个带“西”的武职,“征西”、“平西”大有可能。

到时候有周慎这个平西将军携得胜之风,出面代何进向天子刘宏启奏,天子大喜之下多半会颔首认可,那何进的机会可就来了。

可让何进险些气地吐血的是,周慎太不争气,即便有何进在背后为他撑腰,他在韩遂面前也难以蹦跶起来。

一场反击战,成就了皇甫嵩;一场追歼战,成就了董卓。

而周慎呢?

什么都没捞到不说,两战两败,损兵折将,何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好不容易替周慎博到的副帅位置,就那样理所当然地落在了袁滂的身上。

一怒之下,何进大将军索性不再理睬荡寇将军周慎,转而拉拢此战中最为亮眼的两颗将星之一的董卓,而董卓也十分识趣。连忙传递了善意。

随后的事就很明了了,在何进大将军的操作下,注定不会成为自己人的皇甫嵩明明是最大的功臣,却被雪藏迁至皇室陵园守墓;而董卓这个功勋不及皇甫嵩的,却能锣鼓齐鸣、风风光光地被召回雒阳。

当然,得了好处就要替何进办事,董卓懂的,但是他并没有自己开口。他以自己口碑不佳作为借口,恳请何进让他请另外一个更加适合的人出面奏请此事。

何进当时自然很郁闷,毕竟他提携董卓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董卓替他开口。若是董卓做不到,他提携董卓做什么?

然而当董卓说出那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时,何进却大为欣喜。

这个人,便是北军五营校尉之一,屯骑校尉鲍鸿!

鲍姓,那可也是军方中的大门阀之一,更重要的是,鲍鸿是屯骑兵校尉,列属北军范畴。由他开口向天子奏请,那自是极为合适毫无突兀之处的。

董卓果然说服了鲍鸿,毕竟早在他俩一起征讨冀州黄巾时,董卓就因为强大的屯骑营而不遗余力地拉拢鲍鸿。鲍鸿这个人又贪财,在董卓的财帛攻势下,二人转眼间就成了挚友。

于是乎,一场囊括南军与北军的浩大军方整顿便陆续拉开帷幕。那规模之大,别说宦党们心惊胆颤、疑神疑鬼,就连文官中也有些人对何进带有猜忌。

毕竟摆着王莽、粱冀这前车之鉴在。谁能保证何进没有野心?更别说以张让、赵忠为首的宦党们为了自保开始在天子面前说何进的坏话。

外戚与宦党,自古以来就是水火不容,二者斗争之激烈远超外戚与文官、文官与宦党。毕竟,窦武任职大将军时,与文官的关系就很好,而宦党中,也有像吕强这样与文官关系不错的。可是外戚与宦党之间呢?有关系不错的么?

从来没有!

但凡是在宫内有点地位的宦党,与外戚的关系几乎都是水火不容,论其根本,无非就是外戚希望跟天子更亲近,而宦党则害怕前者天子亲近后他们则失去了地位。

再加上宫内妃子之间的矛盾也会牵连上宦党,使得某一方的宦党被另外一方的妃子的父兄嫉恨等等,那就是更加频繁了。

纵观东汉,窦、邓、阎、粱,无论善恶,最终不都是希望拿宦官开刀么?张让、赵忠等人对何进心存警惕,也合乎情理。

宦党的谗言,让何进的处境变得窘迫起来,毕竟他的确是打算将南、北两军合并,抽调精锐重新创建一支军队的,这种举动会遭来天子刘宏的猜忌,毫不意外。

这个时候,何进的幕僚提出了一条可行的办法,那就是请天子刘宏亲自担任新军的将军,何进担任副职,这样一来,何进的威望就不会盖过天子,也不会引起天子的猜忌。

何进一听大喜,连忙付诸于行动。

亚博体育比分 两日后,天子刘宏接受了何进的提议,将新军设立在他居住的西园,赐号“西园禁军”自封为“无上将军”,并招七名翘楚担任校尉作为部署,分别是中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下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典军校尉、议郎曹操,助军左校尉赵融、助军右校尉冯芳,左校尉、谏议大夫夏牟,右校尉淳于琼。

而让何进难以置信的是,天子刘宏将这支新军的统帅交给了信任的心腹宦党,小黄门蹇硕,由他任上军校尉,监督司隶校尉以下诸多官员。

竹篮打水一场空,辛辛苦苦谋划了那么久,到最后却是为他人做嫁衣,何进大将军如何不怒?!

要命的是,北军、南军抽调精锐充入西园禁军,他何进大将军的力量一下子被抽掉了三成。更令何进恼火的是,蹇硕这个上军校尉竟然还有监察他何进大将军的职能。

只是一个小小的宦党!

虽然这个宦党素来洁身自好,不与张让、赵忠等人同流合污,但是,他仍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宦党!!

何进在自己府上盛怒发作,待他发作完冷静下来之后,却有幕僚提醒他,是不是天子对他已有戒心。

这桩事何进觉得很是莫名其妙,因为他还记得他起初将“请天子担任主职”的提议上奏天子刘宏时。刘宏对他还是很友善的,不时地点头赞许,怎么才两日不到的工夫,天子就彻底改变心思了呢?

心中不解的何进托妹妹何美人去打探这桩事,他这才知道,那日他先脚刚走,张让、赵忠等人就跳出来跟他唱反调,暗示天子刘宏他何进这个大将军的职权已过于强盛,更不可思议的是,张让竟然请出了隐居在城北方仙观的那位国师。活了百余年的老妖怪,第五宫元。

谁也不清楚天子刘宏毕恭毕敬地将第五宫元请入密室后,他二人单独聊了些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第五宫元一走,刘宏对何进的态度就变了,当即招来心腹宦官蹇硕,与他谈论了很久。

方仙道掌教,大汉朝国师。第五宫元……

感觉自己被耍了的何进彻底恨上了此人,他很清楚,只有此人,只有此人的评价可以决定天子刘宏对他何进的态度。

何进恨不得杀上方仙观将第五宫元大卸八块。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第五宫元历代以来便是大汉朝的国师,并且极有可能在光武帝刘秀的年代,第五宫元这个老头便已投入前者的麾下。助他平定了天下大乱。

正因为这样,第五宫元的地位与威望非常高,光武帝之后的历代天子都是将这个老头奉为上宾。视为叔伯辈。

这样的老妖物,不是他能够轻易触动的。

于是乎,何进打消了对付第五宫元的念头,转而去拉拢像袁绍、曹操、鲍鸿这几个西园禁军中的校尉们,使得这桩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似何进是咽下了这口气,但是董卓却能看出来,何进与宦官以及不知为何支持张让的第五宫元之间,肯定会有一场恶战。

因此,知晓张煌跟第五宫元有仇的董卓,立马写信将张煌召来了雒阳。

毕竟他很清楚张煌的强大,尤其是张煌体内所寄宿的妖魂“燚乌”,那股仿佛能浸入魂魄的气息,甚至让他体内的“九婴”都感到忌惮与不安。

当然并非全部都是董卓的善意与私心,另外一部分则是何进私底下的吩咐:徐徐招募拥有强大力量的武人。

这使得董卓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

对于董卓的邀请,张煌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目前所做的一切大部分都是为了日后能够杀死第五宫元为义父报仇,而如今当朝的大将军何进与第五宫元产生了矛盾,推波助澜才是他的做法。

商议定了,也接受了董卓的邀请暂时居住在他府上,仍旧以张绣的名义,心情极佳的张煌终于可以暂时放下心中的重担,到街上走走逛逛,领略一下雒阳的风采。

毕竟上一回来时,张煌还未定下心来逛就因为一系列的变故导致最后被赶离了雒阳。

这桩事现在回想起来,张煌仍感觉有些心惭不已。

唯一有所顾虑的,恐怕就只有悬浮在天空中的那些名为浑天仪的玩意了。

倒不是害怕会有什么麻烦,毕竟有董卓作为桥梁,张煌他目前也算作是大将军何进一党的人了,相信轻易不会有人会去招惹他。

除非是第五宫元……

不过仔细想想,张煌并不认为像第五宫元那样自持身份的人会在雒阳大街上对他不利。

然而转念再一想,张煌对此也没有什么把握,毕竟他对第五宫元了解得太少了,根本不清楚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

“应该不至于吧……”

张煌抬着头注视着那仿佛乌云一般笼罩着上空的浑天仪,喃喃嘀咕。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一拍他的肩膀。

张煌吓了一大跳,整个人惊地险些跳起来。可让他猛然回头定睛观瞧时,他这才松了口气。

不是第五宫元,而是一个旧相识,一个日后会雄踞北方的霸主,曹操、曹孟德。

而曹操身旁的硕壮年轻人,不必多说,自然是追随曹操、并且格外忠诚的夏侯氏族人,夏侯惇、夏侯元让。(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二章 世事难料
大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