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夜谈

第四百八十五章夜谈

孙淡一路急行赶到杨廷和的府上时并没有花多长时间,他已经想好了等下见到杨廷和父子时该说些什么,对于说服这两个士林领袖和文官系统的当家人,他还是有信心的,这也不需要太担心。

孙淡唯一担心的是家中的老婆孩子,可现在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只希望6炳做事不要太过分,以小6子的为人,他还不至于同自己彻底翻脸吧。

已是农历五月,初夏季节,今天夜里的风很大,看了看杨家的府邸,一阵风吹来,打断了他的思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孙淡镇定下来,大步朝门口走去。

毕竟是当朝内阁辅的家,虽然已是夜晚,里面依旧灯火通明。实际上,杨家无论是门房还是厨房,都昼夜有人值守。

对这里孙淡并不陌生,以前不知道来过多少次。有公事,也有私事。遇到公事的时候,他就直接找杨廷和,碰到置酒高会吟风弄月,则多与杨慎诗酒唱和。

门房是认识孙淡的,见他漏夜而来,心中惊讶:“原来是孙大人,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

孙淡点点头,笑道:“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晚来过,又什么值得惊奇的。人说宰相家人七品官,怎么,不放我进去。”

“我哪里敢呀。”门房慌忙将孙淡等人迎进了签押房,一边走一边感叹:“这都五月了,天还有些凉,这天气都邪了。快坐,快坐,看茶”他说着话,口中却喷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白气。

汪古是第一次进如杨廷和这种当朝第一宰相的府邸,局促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倒是小刀少年心性,性格也急,不禁急道:“少废话,我家大人要见辅大人,快去通报。”

这已经是很无礼的举动了,那门房眉毛一扬,心中大为不快。若换成其他人,即便是四品官员,一进这间屋子,也是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可这小子如此狂妄,若不是看到他是孙淡的随从面上,他早直接甩袖子走人,将其晾在这里置之不理。

再一看,小刀一脸色剽悍,衣着也十分不得体。门房心道:原来是个不知礼数的野人,我同他制气反失了我杨家的身份。

这个门房乃是杨廷和从四川带过来的亲戚,也是个读过书的人,是杨廷和的心腹。

孙淡伸手向小刀摇了摇,客气地对那个门房道:“杨先生,杨相在吗?请代为禀告,就说孙淡有机要大事求见。”

孙淡如此客气,那姓杨的门房心中舒服了许多。不过,他还在气头上,有心给孙淡一点难堪,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这么晚了,杨相应该已经安歇了吧。杨相年纪大了,晚上也睡不塌实,这个时候去打搅他老人家,不妥当吧。”

孙淡知道这个门房还在生小刀的气,他也知道只要再同他说一句好话,以自己同杨家的关系,应该就能见到杨廷和了。他笑了笑,正要说话,突然间就听到外面有人哈哈一笑:“里面的可是静远兄,漏夜来此,又气急败坏,你读书多年,又是我翰林院编修,怎么还未培养出静气来?”

这声音熟悉无比,说话的正是孙淡翰林院的顶头上司,文坛好友杨慎杨用修。

孙淡忙走出门去,心中却有些奇怪。以后世的时间推算,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九点左右。按照明朝官员的作息时间,这个时候都应该上床睡觉了。否则,明天早晨…就要起床早朝,睡不足觉,又事务繁忙,精神上受不了。

而且,这个杨慎作息非常规律,讲究养生之道,据说每天晚上天一擦黑就会上床休息,否则也不会活到七十一岁高龄,无疾而终。

等孙淡跨出签押房的大门一看,却大吃了一惊。

签押房里点着五盏油灯,明亮的灯光从门窗处投射出去,照在杨慎的身上。

杨慎赤着脚,手中提着一个大酒壶,披散着头,满身酒气地在院子里走着,一派狂士派头。显然,杨府的人对杨慎如此行经已经见惯不惊,只两个下人远远站在对面的屋檐下看着。

写出过“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杨慎敞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此刻放浪形骸,别有一股放达的气势。他扬了扬手中的酒壶大笑道:“今夜月黑风高,夜色美甚,故尔踏歌夜游。幸遇静远,不胜之喜。壶中乃是蜀地美酒剑南烧春,独饮无味,来来来,何不效苏子也行,一醉方休。”

孙淡好笑:“升庵兄,正如你说,今夜月黑风高,又有甚美景可看?”

“不不不,静远你错了。”杨慎连连摇头:“所谓景物之美不过是牵强附会,你说风和日丽乃是良辰美景,我却说yin雨霏霏连月不开却是最好。有人爱那月圆时分的澄澈,我却独喜寒风怒号风声滂沱。夜虽黑,风虽高,难道你不觉得颇有一种沉雄肃穆的韵味吗?”

孙淡苦笑:“我说不过你,用修,辅大人在不在?”

“你来得可巧,父亲大人还没安歇,正在书房批阅公文。”杨慎笑道:“静远,你也别急着去见辅大人,咱们先干几杯,等父亲大人办完工事再说。反正也不急着一时。”

孙淡摆摆头:“不成,此乃十万火急的大事,我必须见到辅。”

“多急?”微醉中的杨慎一脸的不以为然。

孙淡走到杨慎身边,低声道:“用修,此事关系到东宫归属,关系到国本,你说要紧不?”

杨慎神色一凛,立即恢复了正常:“东宫归属有什么可议的,大皇子朱栽菟乃是陈皇后所生,又是皇长子,自然该被立为储君。”

孙淡:“若是有人不愿意,又或者别有动作呢?”

杨慎哼了一声:“他们敢,静远快随我去见父亲大人。”

同杨慎在家中的狂放不同,当朝辅杨廷和即便在家中也是一身整齐的官服,在椅子上坐得笔直,见孙淡和杨慎进来,他放下手中的笔对孙淡说:“原来是孙淡来了,可有何事?”

杨慎抢先一步道:“父亲,静远今天来这里是为储君之事。依儿子看来,东宫之位也该定了,否则百官不安,天下不安。”

“哦,是这事啊。”杨廷和却接这个话茬,反问孙淡:“孙淡,你是武宗皇帝的近臣,在先帝弥留期间,你一直侍侯在他身边,在你看来,先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君王?”

孙淡不知道杨廷和为什么这么为,他心中也是着急,想早一点将嘉靖的遗诏拿出来给他过目,并说服杨辅支持陈皇后。可是同杨廷和这样的人说话不能太急,欲而不达,太多操切还要坏事。

他想了想,道:“回辅大人的话,依下官看来,先帝应州败蒙古小王子,平寰濠之乱,无论如何,当得起有为二字。虽然他有的时候行事未免有些摔性,可却也是无伤大雅。”

杨慎先不服气了:“什么无伤大雅,为人君得有君父的体统,杨慎斗胆说一句,先帝行事荒唐,望之不似人君。比如若宁王叛乱吧,先帝一意亲征,可到了南京,宁王已经被擒。可陛下却让人把他放了,说是要亲手再擒他一次,这不是荒唐是什么;还有,先帝在南京的时候颁下圣旨,禁天下人杀猪。若此一来,百姓也只能吃素了,这不是荒唐是什么?”

孙淡心中不服,正要说话。

杨廷和突然叹息一声,喃喃道:“其实,你们都看错先帝了……在杨廷和心目中,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说到这里,杨廷和眼睛里去包含着一汪老泪。

他继续道:“人老了,总喜欢回忆往事。先帝之所以风评不佳。那是因为他太像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君王。”

此言一出,不但杨慎,连孙淡也呆住了。

杨廷和苦涩道:“当年,太皇太后去世的时候,按照规矩大臣们要去祭拜,当天皇宫的广场上因为下雨积水,皇帝看了不忍心,下旨要求大臣们可以免跪.但是这个举动遭到的却是大臣的攻击.状元舒芬向皇帝上书痛责皇帝此举不孝。”他长叹一声:“陛下心软,好心办了坏事,却做了被人攻击的理由。有这样的皇帝,是臣子们的福气。人心不是铁石,谁能无情,大家口中虽然不说,心中却感念先帝的宽厚和恩德。可是,先帝还是不明白啊……大臣……天下人需要的是一个君王,而不是……”

孙淡依稀明白杨廷和想说什么,道:“到了今上,则是另外一个极端。”

其实,做臣子的在背后议论两代帝王,已经有些大不敬的味道。可这里是明朝,没文字狱,没有言论管制。你甚至可以当着皇帝的面破口大骂,而获取极大名声。

这里是明朝,皇帝的权威已经被极大限制,没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那一套规矩。

“所以,不便不依,执重而行才是天下至理。做官如此,做皇帝也是如此。”杨廷和说完这一切,又问孙淡:“孙淡,大半夜过来,有何要事?”

刚才杨廷和跟孙淡云里来雾里去说了半天,其实就围绕着君权和相权这两个词上打转,孙淡自然明白他在说什么。如今,老杨也到时候退下去了。可他遍天下的门生故吏,却是经营多年,已经纠结成一个综合的利益团体。若不事先处理好,将来是要出乱子的。

在杨廷和看来,孙淡是铁定将要入阁的,很有可能还是内阁中的话事人之一。他孙淡的态度直接关系到未来政治走向。

孙淡却不拿出皇帝的遗诏,却道:“张璁回京城了。”

“这个小人。”在旁边的一身酒气的杨慎咬牙切齿。

杨廷和却不说话,只抬头看着孙淡,眼神凌厉起来。

孙淡继续道:“现在他已经准备了一份奏折,准备重提大礼议一事?”

“他敢”杨慎冷笑:“正德十六年的时候,张璁、霍韬这两个小人连连上书,要给兴献王皇帝称号,不外乎是为谋取个人的功名利禄。结果如何,朝中自有正气在,自然容不得这等小人猖狂。”

孙淡摇头:“此一时,彼一时,陛下毕竟已经在位两年了。”

杨廷和沉默下去,如今,皇帝权威日重,如果再开大礼议,只怕却是另外一种结局。

他半天才道:“不偏不依之为中,为臣如此,为君更应如此。今上行事操切,却与武宗大不同。杨廷和已经老了,是到了归隐田园的时候。”

杨慎大急:“父亲您龙马精神,如今正是国家用人之机,怎可轻言退隐?”

杨廷和:“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

他有将目光落到孙淡身上:“人总有老的一天,该下去的时候就得下去,如此也有个体面的收场。可你身在旋涡中,想走却不那么容易。未来这个朝局,还得靠你们年轻的一代人啊。”

借着烛光,孙淡看到杨廷和脸上满是疲惫的皱纹。他心中突然有些同情起这个老人来,其实,老杨早就累了。可他独立支撑着这个庞大的文官集团,就算想洒脱脱身,这个政局也不会放过他。毕竟,这个由读书人和官僚组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太庞大了。这种力量若控制不好,必将是一场大乱。需要一个有心智,有能力,有担待的人在前面支撑。

而限制不受控制的皇权,乃是这个领头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相,孙淡一定会说服张骢的……国家不能乱,朝廷不能乱。”话说到这一步,孙淡算所以同杨廷和完成了交易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杨廷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杨慎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那么,说说你究竟为什么来这里吧?”杨廷和淡淡问:“是不是为东宫一事?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可议之处,大皇子朱载菟乃是嫡出,又是皇长子,按理应被册封为太子。”

有了杨辅这个表态,孙淡心中的那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他慢慢从怀里掏出那份由陈洪送过来的遗诏放在案上:“刚才,宫里送出来一份陛下的圣旨,事关重大,下官不敢轻易开启。”

一看到这份圣,杨慎叫了一声:“啊”脸上的醉意瞬间消失无踪,代之以一片煞白。

而杨廷和则伸出颤的手摸了摸诏书的封面,眼眶里的泪水却掉了出来,喃喃道:“陛下,陛下……”

明朝的圣旨从格式到外包装都有一定的规矩,眼前这份圣旨外面是包着黄绫的盒子。上面还用花椒白版纸贴了个封皮,上面写着:皇长子载菟立为皇太子。

用花椒白版纸做封面的圣旨只能是遗诏,而封皮上写着立皇长子给太子,那就是要传位给他了。先立朱载菟为皇太子,然后再传位,程序上才合法。

杨家父子一看,立即就明白过来:皇帝已经大行了。

“陛下啊,陛下啊”杨慎一声长号,放声大哭起来。

“住口,都什么时候,哭什么?你可是翰林学士,请记住你肩头担负的责任,此刻却不是悲伤的时候。”杨廷和猛地站起来,对着儿子就是一声大喝。

“的确如此。”孙淡也点点头:“杨阁老,还请你进西苑主持大局,以防有心人从中作乱。”

“对,本当如此。”杨慎立即醒悟过来,大声道:“父亲大人,快快进西苑。”

杨廷和:“别乱,杨慎,你马上拿内阁的命令到郭勋那里跑一趟,命他立即带兵封闭九门,全城戒严。”一边说话,他一边提着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然后递给儿子:“快去。”

“是,下官这就去。”杨慎接过手令跑出屋去,大声喊:“来人,更衣”

“来人。”杨廷和继续喊。

几个下人跑了进来:“老爷。”

“你,你,你你你。分别去请毛尚书、乔尚书、翟相、杨相、蒋相到西苑大门口汇合。”

“是。”几个下人飞快地跑了出去。

“天要塌下来了”杨廷和喃喃地说,他手扶着门框,身体不住摇晃。

孙淡看着老人消瘦的背影,向前一步,说:“阁老,朝廷有这么多正直君子,有你在,天塌不下来。”

杨廷和:“三年之内,一连两代君王驾崩,这是怎么了?”

孙淡一手夹着遗诏,一手扶着杨廷和:“阁老,我们走吧,再不去,这天下就要乱了。”

“答应我。”杨廷和一把抓住孙淡的手,只说了这三个字。

孙淡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

二人上了轿子,摆开了辅仪仗,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麻烦,只不多久就赶到了西苑。

杨府的人动作也快,早就将信带到那几个朝廷大员的手中,等杨廷和与孙淡赶到西苑的时候,大明帝国的核心阶层的几个领导人已经赶到了。

杨一清等人见了杨廷和,就问:“辅,这么晚招集我们,究竟出了什么大事?”

杨廷和也不所说,只扬了扬手中的盒子。

众人都是面色大变,齐声叫道:“快快快,快去玉熙宫。”

[倾情奉献]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夜谈
大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