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百零九章 李三思盗水灵珠的真相

******

人怎么可能回到十四年前?

穿梭时空,那可是连独孤掌门都办不到的事情啊!

李逍遥起初心中满是空空荡荡的感觉,觉得整个人虚不着力,哪怕脚踏实地地站着,也有种不真实的错觉,直到背后传来娇甜声音:“咦,你是谁呀?一个人在这儿发呆?”

李逍遥回头一看,登时放下了心,欣喜地道:“阿奴,你也来了!这里真的是南诏吗……那个,以前的南诏?”

那声音的主人正是一位与阿奴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不过此女听了李逍遥的称呼,先是一愣,随即噗哧一笑道:“呵……你叫我什么?”

“阿奴,你怎么啦?”李逍遥心中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

与阿奴模样极其相似的姑娘眨巴了一下眼睛,笑眯眯地道:“我叫阿蛮,阿奴是我女儿的名字,她才刚刚一岁哩!小哥,我们这儿叫阿奴的不少,她是你的心上人吗?”

李逍遥张着口,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任谁碰到这种情况都得傻眼,怎么一下子老婆就变成丈母娘了,好在苗疆里阿奴确实是大众名字,阿蛮虽然看李逍遥呆头呆脑的,很是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好心地告诫道:“这位汉家哥哥,你要跟情妹妹私会,可要挑选个好的地方哦,刚才圣药毒龙胆遭窃,城里正大肆抓捕盗贼,被当成可疑的人抓进去,就惨哩~~”

阿蛮此言一出,李逍遥通体一个激灵。却是终于确定了。这里真的是十四年前。李三思夫妇来到苗疆盗取灵药的那一刻了!

想到这里,李逍遥什么也顾不上了,匆匆问明了圣药毒龙胆遭窃的大致方位,施展出仙风云体术,便向着城内冲去,只剩下连连叫唤也劝阻不住,急得直跺脚的阿蛮……

这一刻,李逍遥连水灵珠的下落都烦不了了。满脑子都是怎么阻止李三思夫妇身中奇毒的命运,让爹娘得以生还。

然而正是由于李逍遥太过关心李三思夫妇的安危,使得他尚未进入南诏城,就被盘查的黑苗士兵拦了下来,并且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以李逍遥目前三难度强者的剑修实力,区区黑苗士兵自然不在话下,不过当敌人的数目不断增加,尤其是苗疆异术渐露狰狞,李逍遥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按理来说,三难度的蜀山剑修。是足以做到以一人敌一军的,但李逍遥如今心神不宁。剑法微乱,更皆不能上天入地,发挥出剑修最大的机动能力,也难怪最后不得不战略性撤退了……

万幸的是,经过这一战的发泄,李逍遥总算冷静了下来,自怀中取出酒剑仙赠予的隐身符,贴在身上。

这符箓别看名字简单,效果却是极强,能够掩盖掉一切气机查探,自然颇难炼制,是酒剑仙交给李逍遥在虫族大军中保命的,没想到李逍遥那时候没用上,现在却用来刺探情报!

隐身后的李逍遥御剑升空,运起灵力探听一众黑苗士兵的交谈,很快就确定了毒龙胆丢失的大乱源头是王宫,因为毒龙胆正是在国库里失窃的。

李逍遥吐了吐舌头,连国库都敢偷,不愧是身为南盗侠的老爹呢,不过隐身符并不能持续太长时间,一国的王宫,哪怕是南诏这样的小国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探遍的,显然无法一直依仗隐身符,李逍遥眼珠转了转,最终盯上了一位黑苗士兵,将其打晕,扒下衣服,穿在了自己身上,摇身一变,成为了黑苗的自己人。

这个办法其实很是破绽百出,别被影视作品糊弄,以为最佳的潜入办法就是套一身衣服的伪装,那根本不现实,真的要尝试潜入,死得不知道有多惨。

但是一来苗疆的纪律性比起中原王朝确实差得太多,基本上没有书面的记录,唯有每个人的衣领处,绣上了各自的号码,方便记忆管理,二者李逍遥之前的一番大战外加毒龙胆的丢失使得整个南诏国乱成一团,还真的没有人多加理会他!

不愧是天命主角,天都要尽力帮助,李逍遥有惊无险地到达了醒目的王宫,翻墙而入,东张西望了一番,见到处都是华宫丽殿,也分辨不出各自对应哪里,唯有硬着头皮,往看起来较幽深偏僻处奔去。

知子莫若父,同样,有时候知父也莫若子,李逍遥虽然在记忆里面几乎没有见过李三思,连父亲的样貌都是模模糊糊,但或许是骨子里面的传承,他本能地感觉,李三思夫妇“取”了毒龙胆后,并没有马上离开!

苗疆毕竟不是李三思活动的中原,人生地不熟,哪怕凭借着神乎其神的飞龙探云手成功拿到了解毒圣药,短时间内想要跑出南诏地界,谈何容易?

既然这样,倒不如……等!

在毒龙胆刚刚失窃的这一段时间内,排查是最为严密的,所有的黑苗士兵全部出动,扼守各大要道,不久前李逍遥只是因为打扮像汉人,就被一顿盘查,甚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地捉拿!

不过南诏毕竟是一个国家,不可能长时间将士兵用在这种事情上面,再加上国库被盗已经够损巫王威严的了,倘若再抓不到贼,那脸就丢到姥姥家了,所以李逍遥认为,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至于南诏会不会无耻地抓一个无辜的小贼替罪,就不是李逍遥关心的范畴了,他只关心爹娘的安危。

说起来南诏幸亏是小国,王宫内的宫殿也没有多少,再加上李逍遥尽找偏僻的,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处空旷简陋之地,只有一座极大的炉子,周围堆着许许多多的弃物及柴草。

“这应该是烧弃废物之处,在这种时候。肯定没有人来。爹和娘会躲在这里吗?”李逍遥目露期待。旋即又摇了摇头,因为他的仙风云体术哪怕再高明,也没办法替代隐身符,倘若李三思夫妇真的在此,恐怕早早就现身或者转移了……

想到这一点,李逍遥又摸了摸头皮,感到十分烦恼。

见了面后,到底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讲我是你们留在盛渔村的儿子,现在穿越回十四年前,谁信啊?

正思忖着如何解释,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忽地往此处而来,李逍遥连忙身子一闪,躲在柴堆后,屏息凝视。

原本这种躲藏已经足够,可不知怎的,下一息李逍遥心头忽地警钟狂鸣,不假思索地取出第二张也是最后一张隐身符。拍在了身上。

刚刚做完这一切,一道难以言喻的森然感就掠过身躯。好似被世上最为可怕的毒蛇盯住般,吓得李逍遥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僵立在原地。

所幸蜀山派的隐身符有权威性的保证,这一记苗疆秘法探测并没有发现李逍遥的下落,前来的两个人才正式开始交谈,揭露出了一桩事关天下安危的密谋。

“教主,水灵珠已经取来了,神殿内知情的祭司已经全部灭口,保证不会外泄!”说话之人是一位黑苗士兵,准确的说,是打扮上像黑苗士兵,这人很明显不是真正的黑苗士兵,恐怕是这位教主的得力手下,派入其他势力暗中行事的奸细。

而水灵珠三字一出,李逍遥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隐瞒是隐瞒不住的,正巧此次毒龙胆失窃,将水灵珠的失窃,嫁祸在那窃贼头上吧!”

接下来一位的说话者语调带有浓重上位者威严,乍一听起来,李逍遥都险些误以为是南诏国的巫王,哪怕讲的是苗语土话,这个人都能带给李逍遥难以言喻的紧张感,连鼻尖都渗出点点汗珠。

而根据阿奴这段日子教的苗疆土话,李逍遥听懂了七七八八,按照自己理解的意思翻译出来后,不由地怒上心头,终于探出脑袋,向着两人的方向看去。

那位黑苗士兵直接被李逍遥忽略了,关注点落在另外一道高瘦的黑影上,穿着由头盖到脚的玄色长袍,使其原本就极高的身躯显得更为挺拔,手持一根诡异的金杖,杖头为血色镰刀,散发着阴暗的光芒,仿佛悬浮于天穹的凄然血月,带给人的,唯有死亡与寂寥!

李逍遥眯起了眼睛,联系到阿奴所讲的苗疆局势,他本能地感到,此人必然是那位权倾南诏的拜月教主,没想到水灵珠的失窃竟然与他有关系!

而拜月教主的下一句话,终于揭示了那残酷歹毒到极致的真相:“有了这颗水灵珠,神兽必定能早早复苏,发动洪水,成为我们征服苗疆,甚至称霸中原的最大帮手,你……功不可没!”

“教主英明!教主万岁!”黑苗士兵颤抖着身躯,压低着声音,狂呼起来,语气里面的狂热崇拜,似乎眼前这位教主已经称皇称帝,成为了天下的共主!

与此同时,李逍遥的身躯也在颤抖,他听得义愤填膺,洪水是何等可怕的天灾,常人均是避之不及,没想到这野心勃勃的拜月教主,竟然想要利用洪水称王称霸!

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拜月教主真的利用水灵珠提前复苏了那什么神兽,别说苗疆的百姓,整个天下都将陷入一片洪泽之中!

有鉴于此,李逍遥侠义精神上涌,无视彼此间实力的差距,背上的仙剑业已出鞘,不料正在这时,伴随着陌生而又熟悉的朗笑声遥遥传至,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突地掠过,拜月教主只觉得手掌一轻,水灵珠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那令人暴跳如雷的话语传入耳畔:

“如此好的宝贝,焉能由一群苗蛮子拿来为非作歹,我‘北神偷’钱无通就笑纳了!!!”(未完待续。。)
第二卷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百零九章 李三思盗水灵珠的真相
无限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