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百一十章 灵珠流转行千里,死生永随两心坚

******

“爹!!!”

李逍遥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凭他的机灵劲,以及那与生俱来的天赋,岂会认不出来者的身份?

而且这种故意报上名号,转移敌人注意力的蔫坏风格,正是符合婶婶描述的李三思形象啊!

不过李三思不愧是南盗侠,飞龙探云手配套的步法云踪魅影妙到巅峰,别说李逍遥仓促之间无法反应,就连得到了水魔兽好处,实力近来连连攀升,达到三难度七阶的拜月教主都未能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水灵珠一失,顿时发出了不可抑止的怒吼声,暴跳如雷。

水魔兽是上古魔兽,对应世界本源的水灵之力,而水灵珠更是女娲为了稳固人界,所形成的至宝,其力可吞日月,逆乾坤,哪怕非女娲后人,无法将水灵珠的力量催动到最大,两者相合,亦是足以造成难以想象的连锁反应,拜月所言的让水魔兽提前复苏,绝对不是一句虚言!

如果历史线真的变为了拜月教主阴谋取得水灵珠,将罪责推在李三思的头上,再以水灵珠之力“喂养”水魔兽,四年之后,水魔兽出,巫后娘娘林青儿哪怕牺牲自己,是不是能够如原剧情般将这头上古魔兽封印,都是个未知之数了!

有鉴于此,水灵珠绝对不能落在拜月教主的手中,这一点李逍遥很清楚,想必出手抢夺水灵珠的李三思也心知肚明,不过这两位都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了,他们一个人是混入王宫的不轨之徒。刚刚还打败了数百名黑苗士兵。一个是偷盗国库贡品毒龙胆的空空妙手。正等着南诏国守卫空虚,安然离去!

李三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废话,做贼的都是跑得贼快,眨眼之间,人就没影儿了,李逍遥虽然也学了飞龙探云手。以前觉得自己的水准还挺高,现在一比,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眼见着追之不及了,便灵机一动,杀向拜月教主。

很显然,李逍遥这是为老爹断后了,只要将拜月教主留下,调动不了拜月教对李三思夫妇发动追杀,他的爹娘肯定能安然脱身!

万万没想到这么隐秘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人潜伏着。思及方才的交谈定是落入了对方耳中,以拜月教主的城府。也不由地又惊又怒,不假思索地施展出最强的金蚕蛊毒!

论及硬实力,拜月教主自然比起这时的李逍遥要强,可惜他面对的是救父心切的天命主角,再牛逼的金蚕蛊毒,也架不住李逍遥的主角气运爆种,十数招过后,李逍遥怒目圆瞪,白金色的剑芒笼罩全身,一声大喝,吐出两个气势恢宏、震撼人心的字眼:

“天剑!”

不再是万剑诀、天罡剑诀那样的中低级剑诀,连蜀山派的不传之秘天剑都在李逍遥手中施展了出来!

剑修追求人剑合一之道,天剑论及奥秘,更在琼华派的化相真如剑之上,此招在部分大能修士手中甚至已经超脱了剑法的范畴,而是真正的修仙大道的一种——化身成剑,灵剑合一,不死不灭!

李逍遥跟随酒剑仙学剑至今未满一年,酒剑仙还不是一个称职的师父,他竟然连天剑都能涉及,可见习剑的天赋有多么变态,反观拜月教主,固然是一教之主,但毕竟屈居苗疆小地,在蜀山不传之秘的压制下,顿时显得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当拜月教主洞察了李逍遥的目的是为李三思断后,他的心思就不再放在李逍遥身上,因为水灵珠才是关键!

“南诏的地域上面,没有人能逃脱我的掌控……”拜月教主用寒彻骨髓的声音冷喝了一句后,开始叽里呱啦地念起了咒语,这一回以李逍遥的苗疆土话水平,也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了,但肉眼可见的,拜月手持的那根金杖陡然间悬浮起来,杖头的血色镰刀忽地散发出阴冷的水蓝色光芒,化作一道流光,绕开李逍遥,向着李三思遁走的方向纵去!

李逍遥目眦欲裂,心知这十之**就是导致爹娘死亡的罪魁祸首,那防不慎防的苗疆异术了!

实际上李逍遥不知道,拜月教主施展的此招夺魂秘术已经超出苗疆体系,乃是借助于水魔兽的些许魔神之力发出,哪怕仅仅涉及到了规则之力的皮毛,亦是三难度最为巅峰的凌厉杀招了,如剑仙一样,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即便三难度十阶的强者来,都得郑重以待!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三思夫妇才会无故暴毙,否则李三思身为景天的徒弟,就算没得景天在剑法方面的真传,亦不是区区南疆能够留得下的!

李逍遥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但是他拼尽一切,也要阻拦下拜月教主的绝杀一击,在强烈无比的执念推动下,李逍遥首度晋入无内无外的天人合一境界,剑芒闪烁,整个南诏城的天地都彻底暗了下来,只余下唯一一道剑光,如烈阳般,散发出了无尽的光明!

天之剑,便是要与天地间的茫茫伟力相合,斩断一切,破坏一切,灭绝一切,如果酒剑仙能够目睹这一幕,保管老怀大慰地赞叹李逍遥抓住了天剑的精髓,业已有触摸到剑神边缘的资本!

不过李逍遥此刻才管不了什么剑神,剑仙来了都扑灭不了他焦急万分的心火,对准那水蓝色夺魂之光狠狠地一切,天剑锋芒顿时将其搅得四分五裂!

本来这样李三思夫妇的性命确实保住了,谁料拜月教主也是急红了眼,怒吼一声,竟然将整根金杖都掷了过去,与其中最大的一股的夺魂之光融合,依旧向着远方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回,李逍遥再也阻止不及了,他仰首发出极端凄厉的悲呼。然后猛然望向拜月教主。那刻骨仇恨的目光看得久居高位的拜月教主都禁不住心中一悸。知晓对方是要拼命了!

于是乎,拜月教主毫不迟疑地抽身飞退,在掠过那位忠心耿耿的手下身旁之际,还轻描淡写地伸手一拍,那黑苗士兵吭都没法吭上一声,就直接迎向了李逍遥追击而来的剑光,化作飞灰,死无全尸!

整个过程快到了极致。别说李逍遥的心机城府远不如拜月教主,恐怕就是三难度时期的高旭来,也不见得能阻止拜月教主如此熟练的借刀杀人!

如此一来,事实的真相已经被掩盖,李三思被硬生生地安上偷盗水灵珠的恶名,再加上他本就偷走了毒龙胆,除了当事人作证外,确实是再也洗刷不清楚这份冤屈了!

而追击无效,见拜月教主转瞬间没了影子,李逍遥知道。他必须要逃了。

拜月教主不仅是拜月教的主人,还是南诏国的大祭司。如此方能把持朝政,引发白苗和黑苗之间的死斗,后来将巫王都暗杀掉了!

刚才拜月教主之所以没有召集任何手下,是因为他干的事情也是见不得人,万一揭出去,势必吃不了兜着走,现在知情人“黑苗士兵”已经死了,李逍遥作为外来者,所说的话又是南诏一方绝对不会相信的,他完全就可以派出手下,大肆围剿!

李逍遥一方面不想跟那些被拜月利用的无辜南诏士兵死磕下去,一方面也担忧李三思夫妇的安危,抱着万一那道夺魂流光没有找到两人的侥幸念头,御剑而起,努力搜寻李三思夫妇的下落。

不过一个时辰不到,李逍遥就愁眉苦脸地于半空中呆呆发愣。

根本找不到啊!

实际上这再正常不过了,李三思十余岁就开始闯荡江湖,后来拜景天为师,他的妻子葛巧菱也是武林世家之女,还是景天出面做媒,期间结识了南宫煌,江湖经验何等丰富,倘若李逍遥这等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随随便便就能追踪到夫妻两人的下落,那正是配不上南盗侠的名号了!

半天之后,李逍遥已经彻底出了苗疆地界,接连不断的御剑飞行,耗尽了他的灵力,连储物袋的丹药也吃光了,实在找不到李三思夫妇的下落,唯有一狠心,向着盛渔村方向飞去。

李逍遥聪明得很,当然知道李三思夫妇目前最有可能的行为是回家,但如果两人真的回家了,那就说明……

李逍遥不敢往下想,全速御剑,紧赶慢赶地来到了余杭小镇的盛渔村,那街道房屋、路上的过往行人服装,都让他感到无比亲切。

不过这时顾不得思乡,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客栈边上,尚未接近,那股血肉相连的感觉就遥遥传来,他向着西南方的大树望去,就见一男一女两人正站在那里,痴痴地望向一个懵懵懂懂、正在玩耍的四岁孩子。

这是他有记忆的情况下第一次见到李三思和葛巧菱,父亲一如自己想象中那般英俊潇洒,母亲则是一如自己想象中温柔慈祥,但李逍遥却是泪如泉涌,努力捂住嘴巴,才没有哭出声音来。

因为这亦是……最后一面了!

以李逍遥的眼光,当然能看出李三思和葛巧菱的眉宇间现出了浓重的死气,显然是毒气渗入五脏六腑的症状,除非李逍遥现在就能取出蜀山的至宝赤雪流珠丹,再由独孤宇云那种近仙的强者亲自出手,李三思夫妇才有大约三四成的活命机会!

可惜,他一点都办不到!

所以李逍遥唯有眼睁睁地目睹着李逍遥夫妇将水灵珠摆在小李逍遥的宝贝库里,再依依不舍地凝视着自己的孩子片刻,飞身离去,找寻了一处无人的野外,相偎相依,再不动弹。

“哇!!!!!!!”

直到这时,李逍遥才放声哭了出来,哭得像个孩子,堂堂蜀山派的剑修,甚至于下一任掌门的继承者,哭天抢地,痛不欲生,在地上直打滚,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半响后,李逍遥爬起身来,先是朝着李三思和葛巧菱砰砰砰得磕了数个响头,直到额头直冒鲜血后,才动手将两人埋下,入土为安。

做完这一切,李逍遥回到盛渔村的客栈内,将水灵珠取走,御剑直上九重天,在茫茫白云中放声长啸,似乎要将心头的郁结全部发泄出去!

这一刻,他也明白了,自己来到十四年后仅仅是一位旁观者,发挥不了主要的作用,李三思夫妇没法相救,拜月教主亦是没法杀死,唯有获得水灵珠,将其交予白苗,物归原主,方为此来的真正目的!

至始至终,水灵珠都是横亘在他与阿奴之间的一道鸿沟,哪怕现在掩耳盗铃,将来也免不了被阿奴的娘家人提起,到时候如何自处?

现在李逍遥则能够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告诉大家,他坚信的盗亦有道没有错,南盗侠李三思……不仅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恶贼,还是挽救了苗疆乃至天下大劫的大英雄!!!

这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后来被李逍遥刻于蜀山的一座石壁之上,正是有关南盗侠的传世篇章——

灵珠流转行千里,死生永随两心坚。

逍遥人间常相伴,甘为比翼不羡仙。

而琼华秘境之处,高旭叹了一口气,收回跨越时空的关注目光,又将视线投在天书世界的一名女子身上,轻声地自言自语道:

“回魂仙梦……回魂仙梦……这是死劫的改变难度太大,亦或是注定了的过去,根本无法更改?”

“冰胧……我现在大致推测出你的存在是到底怎么一回事了!!”

“真相的拼图,只剩下最后一片!!!”(未完待续。。)
第二卷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百一十章 灵珠流转行千里,死生永随两心坚
无限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