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愉快的见面

被文静好好的“安慰”了一番的陈宇,心里的一点小脾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二天起床后洗漱完毕出门正好和王莉打了个照面,王莉现在满面春风,见到陈宇也没有向往常那样和他斗嘴,甚至还说了句早上好,把陈宇给吓的不清。

“没发烧啊,难道今天没有吃药?”

陈宇把手掌放在了王莉的额头,王莉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掌,“你才发烧了呢,你才没有吃药!”

“这才像我认识的王莉。”看着对自己大吼的王莉陈宇这才放下了心来。

“你有病,想要对你好点都不行。”王莉鄙视的对陈宇甩了一个白眼。

“你才有病呢。”陈宇左右看了看二楼的走廊只有他们两个人,一个恶作剧在他的心头浮现了出来。

“莉莉姐。”

在淡淡的金光中陈宇变成了陈钰,开口叫住了准备下楼的王莉。

“哇,小钰!”

刚刚走了两步的王莉闻言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一头扑进了陈钰的怀里还用脸颊蹭了蹭。

“好香啊。”陈钰在被王莉抱住之后马上又变回了陈宇,陈宇贱贱的伸出胖胖的双手环住了王莉的腰,用鼻子用力的闻着她的体香。

王莉抱着抱着感觉有些不对,陈钰本应该是苗条的小腰变得比水桶还粗,高耸的胸脯变得一马平川,连忙把头从陈宇的怀里抬起来一看。

从陈宇的怀里挣脱出来王莉单手叉腰一只手指着陈宇大声喝道:“死胖子怎么是你?快把小钰给我放出来!”

“就不放!”陈宇好像小孩子似得做了一个鬼脸。

“哼!”

陈宇不变王莉也拿他没有办法,气呼呼的转身又准备下楼。

“莉莉姐。”

王莉刚转身陈宇又变成了陈钰,王莉竟然又傻乎乎的扑进了陈钰的怀里,然后陈钰又变成了陈宇。

“死胖子你逗我玩是吧?!”

第二次从陈宇的怀里出来王莉十分的不满。

“莉莉姐,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陈宇再次变成了陈钰,低着头眼角含泪,双手玩着衣角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王莉的不满瞬间消失第三次抱住了陈钰,然后第三次又被陈宇给耍了。

“啪!”

“疼。”

文静在房间里面把整个过程全都看在了眼里。看着王莉被反复耍着玩她看不下去了,在陈宇的头上来了一下然后双手抱胸批评道:“不许你欺负莉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哪有当老公的这么欺负老婆的,还不快点给莉莉道歉。”

“不对!”文静刚刚说完王莉就大声反对道:“我才是老公,小钰是我的老婆!”

“呃……只要你高兴怎么样都好,还不道歉。”

陈宇无奈对王莉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

但陈宇的道歉王莉并不满意,“我不要你这个死胖子道歉,我要小钰给我道歉。”

“我就是陈钰啊。我道歉和陈钰给你道歉有区别吗?”陈宇不解的问道。

“不要,不要,我就要小钰给我道歉。”

陈宇发觉王莉的心理出现了一些问题,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还是顺着她为好,文静也在一旁催促陈宇用陈钰的形象给王莉道歉。

“对不起莉莉姐,我向你道歉。”

陈宇变成陈钰给王莉道歉,这回王莉没有拒绝笑嘻嘻的接受了道歉。

看着王莉离开的背影陈钰轻声对文静问道:“这就是你为什么昨天会提出那个提议的原因?”

“是的,我大学的时候选修了心理学,通过你的讲述和之前对莉莉的观察。我认为其实莉莉早就已经知道了你的男女身之间的关系,只不过刻意忽视或者说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而昨天晚上我更是确认了我的怀疑。”

“你是怎么发现的?”陈钰很好奇文静为什么会知道。

“你还记得昨晚我说陈宇就是陈钰,陈钰就是陈宇的时候莉莉的表现吗?”

“记得。她当时表现的很慌张,等等,她似乎有些慌张过头了。”回想起昨晚的一些细节陈钰也慢慢的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是的,那就是她心虚的表现。今天你的游戏也证实了我刚才的话,明知道你和陈钰都是同一个人的情况下,只要你以陈钰的形象出现她就会表现的很亲近。一旦你是陈宇的形象她就会表现的很疏远,她这是……。”

“精神分裂?”陈钰打断了文静的话抢先说道。

“听我把话说完,她不是精神分裂,因为在心理上受到了较大的刺激,而对相同的事物在以不同的面貌出现的时候,采取不同的对待方式,要说分裂那也是你分裂了。”(本包子胡说的千万不要用在平常的生活中)

“严不严重?应该怎么治疗?”陈钰对王莉其实还是很关心的。

“心病还须心药医,莉莉的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你的男女身身上倒也不算严重,至于治疗嘛……。”说到这里文静看向陈钰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治疗倒也简单,那就是你用男身和女身多和她睡几觉就好了。”

“喂喂喂,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陈钰怎么感觉文静都是在开玩笑。

但是文静却很严肃的说道:“真的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想要只好莉莉的心病最快也是最稳妥的方法就是我刚才说的方法,不过一开始你的男身还不可以,必须先用你的女身多睡几次才行,然后在我的现场帮助之下才可以使用你的男身。”

文静的话差点让陈钰流出鼻血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哔,陈钰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了出会让本书被封的画面,漂亮的脸蛋也露出了怪大叔才会有的猥琐笑容。

“恶灵退散!”

文静一个手刀敲到陈钰的头上打散了她的幻想,“现在想那些东西还太早了,现在给我变回来,快点穿好衣服去给外公请安!”

王洪军和朱翠花早已经起床。像他们这个年纪的老人睡觉的时间因为身体关系比年轻人要短,天还没有亮就一起起床出门,与同大院的老头老太太们打了一趟健身用的太极拳,等陈宇和文静下楼的时候正好从外面锻炼回来。

“静静、阿宇,一起过来吃早餐。”

保姆把准备好的豆浆、油条、包子、馒头等早点从厨房拿出来,一家六口人包括保姆一起开始用餐。

王洪军在吃早饭的时候对文静说道:“我给你妈打了一个电话,要她今晚和你爸到我这里来吃饭。”

文静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停止了给贝贝喂食的动作,勉强的笑了笑,“让您操心了。”

老爷子摆了摆手,“你是我的外孙女我操心你的事情是应该的。阿宇这个外孙女婿我也很满意,静茹(文静妈)和爱国(文静爸)当年就做的不地道,现在你又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们应该对你说一声迟来的祝福了。”

文静感动的留下了眼泪,“谢谢您外公。”

“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谢谢。”

文静的父母晚上才能到,吃过早饭后众人各干各的事情去了,陈宇看文静不是很开心就陪在她的身边。

华灯初上,晚上六点的时候一辆燕京政府牌照的小汽车停在了别墅门口,一对头发已经发白。五十多岁,穿着整齐体面的夫妇走下车来进入了别墅。

“爸。”

“爸。”

这对夫妇就是文静的父母文爱国和王静茹,文爱国今年五十五岁,是燕京市政府组织部部长。当官多年身上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王静茹今年五十一岁,是燕京某大型国有企业的二把手,带着一副女式金丝眼镜同样气势凌人。

两人进门开口叫了一声王洪军后就看到了一起坐在客厅内的陈钰和文静。

“静静?”

文爱国和王静茹很意外会在这里看到自己多年不见的女儿。而且女儿还和一个陌生的胖子表现的很亲近,身边还有一个六七岁大小的小女孩,夫妻俩对视了一眼。心里已经猜到了王洪军突然叫他们过来吃饭的原因。

文爱国和王静茹都是有城府的人,而且身居高位不会轻易表露出喜怒,在经过见到文静最初的惊讶后,收拾好心情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正好与陈宇和文静面对面。

文静有些局促不安的站了起来对文爱国和王静茹喊道:“爸,妈。”

陈宇也跟着站了起来也喊了一句爸妈,不过他这一句爸妈喊完后王静茹伸出一只手做出了阻止的手势盯着陈宇问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叫我们爸妈?”这句话问的十分的不客气好像是在审问犯人。

陈宇也不恼微笑回答道:“我叫陈宇,是静静的新婚丈夫。”

王静茹听完后再次问道:“你和我女儿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就在一周前。”陈宇如实相告。

“一周前?”王静茹听到这个时间不淡定了,用略大的语气说道:“静静,七年前你就是因为不满家里的安排,自己找了一个小警察和他私奔了,结果那个小警察是个短命鬼,和你结婚不到一年就死了,留下一个野种还让你当了七年的寡副,现在你怎么又找了一个难看的死胖子当丈夫,我和你爸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和你爸?我和你爸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吗?!”

还没等陈宇和文静说点什么文爱国也开口说道:“静静,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了,马上和他离婚,家里再次为你安排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交通部部长的公子,年龄和你差不多,并且对方不介意你已经结过婚还有一个孩子,只要你能嫁过去……。”

“够了!”

一旁的老爷子看不下去了大声打断了文爱国的话,“你们还把静静当成是自己的女儿吗?为了你们的荣华富贵加官进爵,不惜牺牲静静的终生幸福把她当成了可以买来买去的货物,爱国,想要静静嫁过去的那个小子我知道,他是四九城有名而二世祖,整天就知道玩女人四处闹事,前几天我还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他不好的新闻,这样的纨绔子弟你们竟然还想让静静嫁过去,我坚决不同意!”

老爷子大发一通脾气让文爱国和王静茹不敢说话,但两人都是官场和商场上的人精,让文静嫁给那个二世祖的话题暂时偃旗息鼓,两人把注意力放到了陈宇的身上,想要从他的身上寻找到突破口。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父母都是干什么工作的?你本人现在在什么单位?”文爱国用貌似关心的语气对陈宇问道。

陈宇呵呵一笑回答道:“我是湘南省人,父母都已经退休了,我自己的单位嘛,很抱歉我不能说。”

“父母都已经退休就不好下手了,看来重点只能放在他本人身上了。”

文爱国几个念头在大脑里转了转继续问道:“是真的不能说?还是说不好意思说?年轻人现在想要找一个好工作确实很难,你已经和静静结了婚成为了我的女婿,也就是我的半个儿子,如果你的工作不好,我说不定可以帮你一把。”

文爱国前后态度反差太大,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他没有安好心,但他现在是陈宇的岳父,提出来的问题陈宇不可能不回答。

“爸,不是我不好意思说而是真的不能说,保密单位您懂的。”

“保密单位吗?”

保密单位除了军队、隐蔽战线之外就是军工企业,文爱国打量着陈宇,傻乎乎的样子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军队的人,难道是隐蔽战线或者军工企业的人?文爱国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但只要陈宇是系统内的人就好办,他可以用力自己手里的资源找到陈宇所在的工作单位,然后慢慢的炮制让他主动的离开文静,可惜文爱国不知道的是,陈宇所说的保密单位其实是隶属于银河联邦的星际警察,他一个地球上的官员怎么也查不到,也无法炮制的了陈宇。(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愉快的见面
种子战记二点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