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四章 所长

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我看着这个学所长,冷声道“上头人知道你,用全村的人来作人体实验?难道说你不会遭天谴吗?”我知道,我现在说这话很可笑,只要是相信科学的人怎么会相信天遣之说?但是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学所长听了我的话之后竟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平静的语气下,是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学所长说“我自然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必然会遭到天谴,但是那又如何?我既然做了,就知道我会承受我所应有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是个很奇怪的人。”

听着学所长的话,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沉默着注视着他,冷声道“我怎样跟你没有关系,但是,我们的梁子结大了!”

就是眼前的他们,毁了我生存的一切,害了我的家,还有,父亲。

“你们还杀了我的父亲!”我经过克制不住的大声怒吼。并不是不在意,并不是不想立即赶回家去,但是,我看到三嫂子那怪异的模样的时候,我的心已经凉了下去。或许我知道,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父亲?哈,这真的很抱歉,你这村子里人还不少,刚刚的声波已经把他们都招到这里来了,你自己去认识一下吧。”学所长说的很是无所谓,就好像是他大发慈悲让我去找父亲一样。

捏紧了拳头,我近乎于嗜血的看了他一眼,转头便是离去。

父亲,父亲,你到底在哪里!

我穿梭在这一个个人之中,心中带着不安的近乎于绝望的心情。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从我的身边略过,我既想要找到父亲,却又希望他没有出现在这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或许还有一线希望,父亲,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身旁的秋葵一直默默地站在我的身边,白毛狐狸和十七已经在我的叮嘱下先行去了我家中查看情况,在加上那些普通人并不能看到他们,所以让他们去倒也是放心一些。

“这位小姐,请小心看路。”

我听着着声音,转过头去,却是看到那个一直跟在我们深厚的黑衣人正抓着秋葵的胳膊轻声说道。

而他的另一只手中却是一位已经变异了的村民。显然,刚刚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应该是秋葵刚刚不小心太过靠近村民们了,而这个并不算大的小哥却是拉了秋葵一把,也算是暗中帮个忙。

只是这么看着那个黑西服的家伙,我怎么看都是有些不顺眼,原本只是跟在我身边的秋葵,被我一把拉住了手。

看着秋葵有些惊愕的眼睛,我也是不管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到一种不明意义的郁闷感,好像是被什么夺走了重要的东西一样。

“哼!”我看着秋葵一声冷哼,后者顿时就是乖顺的放松了身体,乖乖的任我牵着。

我勾起了嘴角,心情倒是好了一些,刚刚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那么也就说,父亲有可能没有变成这种样子,也就是说父亲还有活着的希望!

只要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是有些激动。

“陌生!”白毛狐狸和十七瞬间标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他们,问道:“事情怎么样?”

因为身边还有外人在,所以我问的很是小声。

“没有,你家那边并没有你父亲的踪迹,但是我找到了另外两个人,好像是因为某种原因,你家并没有被染上这种奇怪的病症。”白毛狐狸说道。

“病症?”这两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白毛狐狸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有观察过他们这些人,不仅是灵魂被囚禁,而且我能够感觉到一种很是奇怪的黑气,但是让我不太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病能股让他们产生这种状态,这种状态下的人,近乎可以能够跟一般的厉鬼向比较了。“

”这么严重!“我看着面前的白毛狐狸,实在是想不到回事这个样子。

”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不过能够确定的是,你的父亲应该不在其中,或许是被游荡者捷足先登了一步吧。陌生,那个妇人应该就是游荡者的诱饵,或许他们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类来干预他们的事情,所以,这只是一个巧合。“白毛狐狸分析道。

我也是点了点头,白毛狐狸说的很有道理,只是让我感觉到还有一些疑惑的事情是……

”这真的是一个巧合么?“我看着身旁一个个安然走过去的人,安静且死寂,这些人,可以说已经算是行尸走肉了,如此说来的话,那么自己的家,还算是真的毁了么……

”我们走吧。“我手上拉着秋葵,便是转身想着那个学所长的位置走去。

”怎样?找到了?“学所长看着我们,好似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看着他了然的神情,我只能捏紧握的拳头,我知道,我现在并不能杀了他,即使我现在很想这么做。

”你能够让他们恢复正常么?“我冷冷的开口。

学所长像是有些惊讶,但是还是摊了摊手说道:”你知道的,这群人已经死了,所以,你是在开玩笑?“

我看着面前的学所长,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们到底做了几场这样的实验?“

”几场?我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你们这里倒是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数据,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磁场是不是有什么异常,因为按照前几次实验来说,你们这一场算是勉强成功了吧。“学所长摸着下巴说道。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强忍住让这个人永远消失在眼前的冲动,又是问道。

这回,学所长并没有回答我,他只是以为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便是说道:“有些事情,你还没有知道的权利。国家的事情,你管不了多少的,少年。”

我看着他高深莫测的脸,心中愤恨,却只能强压着。

“那么,你想要怎么处置我?”我眯起双眼,看着他问道。经过这短暂的交流,我已经知晓,他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我和秋葵,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理”了。

学所长看着我,头一次露出了一个不算是太过于渗人的微笑。“年轻人,我只能说,你是唯一一个在我面前还能够坦然自若得人。所以说,以往的人道毁灭的话好像有些不太舍得。所以,我倒是有个主意,年轻人,你愿不愿意跟着我?我们可以一起为那位做事情。”

我看着面前的人,如果口水能够淹死人的话,或许我会毫不犹豫的往他身上吐口水,或者说还不如给我一把刀来的实在。

对此,我只能冷笑一声道:“恕不奉陪,如果说你这样补偿我的话,到还不如找到救治他们的方法!”

“很遗憾,我想我们这是谈判破裂了?”学所长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我能够明显得感觉到这个时候周围气氛的不同。

终于是忍不住想要动手了么,我看着面前的人,冷笑一声,拉住身后的秋葵,随时准备跑路。

我看着面前的十七,心中少少安心,毕竟已十七的幻术来说,还是能够迷惑一下普通的人类的。

“我知道你的事情,陌生,很奇怪我知道你的名字吗?因为你的名字现在已经科研上面传开了,知道是为什么么?我想你应该认识一个人,他姓郝。”

郝晴!我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这个人,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而就在这个时候,学所长却又时说道:“我想你应该有印象,毕竟她的女儿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实验对象,她的一举一动可都在我们的件事范围之内的。不得不说,陌生同学,你真的是一个奇特的人。”学所长看着我笑的很是开明,只是看着他笑,我便是不可抑止的察觉到一种让人感觉很是难受的部分,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能够退缩,即使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我的资料。

“可是,那又怎样?还是说,你想要怎样?”我看着他,说道。

学所长笑的很是开心,他看着我,周围的黑衣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上来,学所长看着我说道:“我所知道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让我能够给你产生兴趣了。陌生,我对于你,很有兴趣。”

我听着学所长的话语,嗤笑了一声道:“但是我对于您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兴趣,所长大人。”我转身,对着那群冲上来的人说道:“恕不奉陪!”

说完,我便是向着山中跑去。身后传来哒哒的皮鞋声,显然是有人在追逐。

“低头!“白毛狐狸对着我们喊道,我伸手一拉秋葵,便是猛然低下头来。

看着面前直直的插在地上的怪异针,我的心中一阵悸动,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全身的汗毛猛的一颤,近乎于一种不可以值得直觉从大脑中传来。

我不等我的思维转过来,便是猛然拉扯着秋葵,直直的向着地面就地一滚。

近乎于贴着头皮而过去,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镰刀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抬头,我看着那个把面前的大树拦腰砍段的镰刀,暗骂了一声,疯子!

”十七!“我高声喊道。

一个灰色的身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那几个人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有些时候,真的是人类比鬼魂还要难以对付。

我看着一旁有些惊魂未定的秋葵,紧紧交握的手掌也是溢出了汗水,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在乎。

”陌生,现在该怎么办?“白毛狐狸看向我问道。

我也看着他。”我想要回家去看看,你知道的在我的家里还有两个活人不是吗?“

”嗯,好那我们就过去。“白毛狐狸没有任何的异议,便是同意了我的建议。

”好,十七你的幻术能够坚持多长时间?“我转头看着这个眼神怯怯的小男孩,问道。

十七微微思考了一下,便是开口说道:”大概能够坚持半个小时多,他们的人有点多,不过十七会努力。“说完,还有些不放心的看向白毛狐狸,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啊。

所幸的是,对于这个并不是很理想的答案,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反感,毕竟对方只是普通人,这么些时间,已经够了。

”那我们快过去吧。“我看着面前那些站在一个地方不动弹的村民们,只是一夜之间,他们脸上便是起了尸斑,不禁如此,在他们的胳膊或者脖子上面,都或多或少的泛起了青紫,眼神泛白,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尸体一样。

”他们的**脱离了灵魂,正在开始腐化,要不了多久,便是会变成一句**的尸体。只不过会动。“白毛狐狸看着我,解释道。

对此,我也只能静静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们快走吧。“这里的仇,不是我不想报,而是现在还不能,因为,我还希望能够戒饭给他们体内的灵魂,所以,那个所长不能死,不经如此,听着那个所长的意思,坐这场实验的,应该不止是他一个人,国家么……

我不敢在想下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自己的父亲,还有一种就是,我大概能够知道还活着的两个人是谁了。

”陌生……“秋葵拉着我的手,唤道。

”什么?“我看向秋葵,问道。

”只是有些问题。“秋葵说道。”陌生你的耳朵应该是好了,要不然的话,他们的话语你也不可能听到,我很高兴。“

”怎么可能?我应该是天生的失聪才是。“我说道。

”我想这件事情可能与你那个鬼身有关,你暂时拥有这个,也不算是太糟。“白毛狐狸说道。

“可是……”我想到当初的自己恢复了听力的时候,不能够听见莫钱钱所要交代我的事情。有些不安。

为今之际,还是不要想太多了。我这么想到。

“我们还是先走吧。时间不多。”我这么说道。

随后,我们便是加紧了脚步离开了这儿地方,最后秋葵想要说什么还是没有知晓。(未完待续。)
第二百九四章 所长
诡耳人